<dd id="f6wrb"><big id="f6wrb"></big></dd>
    <span id="f6wrb"><pre id="f6wrb"></pre></span>

      <dd id="f6wrb"><center id="f6wrb"></center></dd>

    1. <tbody id="f6wrb"><noscript id="f6wrb"></noscript></tbody>
      您的位置:

      首頁> 長篇連載> 【潛伏V2.0版】【完】

      【潛伏V2.0版】【完】 - 【潛伏V2.0版】【完】
        第001章

        初夏的上海,已經有點悶熱了。華劍雄坐在寬大的辦公桌后面已經忙碌了好大一陣。批閱繁雜的公文,整理要上報的文件?纯醋郎隙逊e如山的文件,他心里不由得又涌上一陣煩躁。

        身為76號的刑稽處長,他每個星期總要花半天時間來干這些無聊的事。這次又是剛剛出了趟長差回來,壓了好幾個星期的公文,看得他頭暈眼花、心煩意亂。

        這次去長春,本以為最多十天半個月就可以完事,誰知道一耗耗了一個月,家里的事堆積如山,尤其是幾個要緊的案子壓著結不了案,下屬們一個個叫苦連天。最后還是老頭子發了話,他也等不及長春那邊的事最后了結,做了一番安排就趕回來了。

        其實76號還有一位尊神,就是他的頂頭上司丁主任。不過華劍雄一向唯老頭子的馬首是瞻,對丁主任并不大買賬。況且,丁主任是個只動嘴不動手的主兒,像偵緝、抓捕、刑訊這種“ 臟活” ,他是不屑上手的。

        華劍雄下面還有個副手叫黎子午,按說華劍雄出差應該由他代行職權。不過黎子午向來是跑外勤,而且華劍雄總覺得此人不大地道,一雙小眼睛整天滴溜溜亂轉,不知在打什幺小九九。他屁股下面這個刑稽處長的位子非同小可,他可不敢掉以輕心。所以他出差,還是只讓黎子午跑外勤偵緝,刑訊交給了他的兩個得力下屬,而處里的大小事宜則交給了他最親信的貼身秘書代他掌控并向他直接報告。

        不過,有許多事情,畢竟是要他這個一處之長來親自決定的,比如說他現在正在批閱的這一大堆審訊、結案和處決報告。

        終于簽署到最后一份結案報告。那是一個女犯的卷宗,厚厚的一本。里面有這個叫周麗萍的女犯從抓捕到審訊的全部材料。華劍雄對這種案卷看得多了?戳丝吹谝豁撆改遣皇翘逦陌肷碚掌。從照片上看是個有點姿色的年輕女人。想必是個美女吧,華劍雄這樣想到。按他的經驗,處里那所謂的高級照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和本人比起來總是有點失真。

        繼續向后翻去,就是一次次訊問筆錄。對內容他沒多大興趣,直接翻到最后就是一份結案報告,報告最后寫到:“ 該犯頑冪不化。雖屢經訊問,仍拒不招供。建議處決! 華劍雄看著最后落款的那歪歪扭扭的劉大壯三個字,不由的皺皺眉頭。劉大壯是他的得力手下,一向受他重用。但華劍雄在心里卻并不喜歡這個心狠手辣,滿臉橫肉的家伙。不過這家伙對刑訊倒是把好手。和自己手下很多打手一樣,對拷問女犯有特殊的興趣。交給他審訊的犯人很少有不招供的。

        不過這個叫周麗萍的女共黨顯然是個例外。

        華劍雄按下辦公桌上的按鈕。很快厚實的辦公室門打開了,走進一個身穿淺藍色套裝,腳登黑色高跟鞋的冷艷年輕女人。這個女人就是他的貼身秘書,76號有名的冷美人柳媚。柳媚是華劍雄的人,76號里人人對此心照不宣。

        看著柳媚露在短裙外修長的美腿和像要把上衣爆裂開的傲人雙峰,華劍雄感到有種難以壓制的欲望從心里升起。

        柳媚娉娉婷婷的走到華劍雄身邊,美目似乎不經意地掃了一眼攤在桌子上的案卷。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華劍雄摟坐到腿上,接著一只大手就迫不及待地撫摸她裹在肉色絲襪里的大腿。

        頓時柳媚象換了個人似的,剛才進門時的冰冷一掃而光。在華劍雄熟門熟路而又有點粗暴的揉摸下,她臉上漸漸泛起紅潮,身體輕輕地扭動著。隨著華劍雄的大手伸向她高聳的胸部,她忍不住發出誘人的呻吟。

        柳媚感覺自己的下身很快就濕潤起來。華劍雄到長春出差一個多月,很久沒碰過她了。昨天回來后也沒和她見面就跑到日本憲兵司令部去了。她知道華劍雄和日本人有著極密切的關系,也因此在76號頗有分量。她也知道日本憲兵司令部的女特工藤原香子和華劍雄的關系非同一般。

        “ 大概劍雄昨晚去肏那個東洋美女了吧! 柳媚都很奇怪為啥自己會在心里說出“ 肏” 這個讓人難以啟齒的臟字。

        她知道今天劍雄會到辦公室批閱案卷,所以一早就起來梳妝打扮,早早地來到辦公室。但沒想到華劍雄來得更早。她進去給他端上茶水后就退了出去,劍雄也沒留她,只是拼命地批閱桌子上堆積成山的材料。

        柳媚是華劍雄的情婦在76號幾乎是公開秘密,但同時她冷若冰霜的形象也讓人迷惑。許多人一方面著迷于柳媚的美色,一方面又懷疑她在床上是不是也是如冰塊一樣。當然只有華劍雄知道,柳媚在床上火熱的表現。

        華劍雄似乎無意地瞟了一眼桌上的案卷,一面上下撫摸,一面問被他弄得氣喘吁吁的柳媚:“ 周麗萍這案子是你交給劉大壯的?” “ 嗯……不是啊,是你批給他的……” “ 我?” 聽到華劍雄有些驚訝的聲音,柳媚頓時從迷亂的情欲中恢復過來! 是啊,你忘記你去長春前,我把犯人審訊分配表交給你時,還專門提醒過你這個叫周麗萍的女犯! “ 哦,是嗎?” 華劍雄也隱隱的回憶起來。一個多月前柳媚把審訊名單給他時,確實專門提醒過他這個叫周麗萍的女犯很重要。作為他的女人,柳媚太了解華劍雄了,知道他對審訊美貌女犯有著特殊的嗜好。所以每次有女犯,她都會親自過目,并提醒華劍雄哪個是“ 要犯”. “哦,記起了。當時要去長春,隨手就批給了劉大壯。你好像還自告奮勇,要接手這個案子……” “ 嗯,但你沒答應……” “ 哼,劉大壯這家伙也有失手的時候啊。我倒想看看這女人是啥樣的角色,居然能熬得過劉大壯的刑訊。你去叫劉大壯把人帶來。這家伙成天叫囂自己是刑輯處最厲害的角色,今天讓他露露臉! “ 是” 柳媚答應著從華劍雄的腿上站起身,整理了一下長發,出門傳達完華劍雄的命令就回到他身后。

        第002章

        不一會兒,劉大壯和手下兩個打手押著女犯進來了。

        看著被進來的女犯狼狽的樣子,華劍雄也不由皺起了眉頭。這個叫周麗萍的女犯是被半架著帶進來的。進門后架著她的打手在劉大壯的示意下松開手就退了出去。那女犯立刻像骨頭散了架似的癱軟在地毯上。

        華劍雄欠身打量了一下倒在地上顯然是忍著痛苦沒叫出聲的女人。她身上穿著一件破爛的滿是血污的白色旗袍。大概是剛才匆匆的給她套上的,側面的拉鏈都沒有拉上,一眼就能看到里面是光著身子,什麼也沒穿。

        華劍雄看看手上案卷里周麗萍被捕時的半身照片,很難想象這側臥在地上蓬頭垢面的女人會是照片上那個漂亮的小姑娘。

        地上這半死的女人臉腫得變了型,頭發凌亂,和著血污粘成一縷一縷的。不少地方的頭發沒有了,露出滲血的頭皮。鼻梁扭曲著,手上和腳上的全部指甲都被拔掉了,只剩下紫黑的血痂。一只腿奇怪地彎曲著,腫得象水桶,一看就知道是被老虎凳拗斷了。露在衣服外的肌膚上布滿鞭痕和烙鐵留下的黑紅色焦痕。華劍雄知道這女人被旗袍遮著的地方只怕更是叫人慘不忍睹。

        華劍雄瞟了一眼站在一邊有點不知所措的劉大壯! 魯莽的家伙,就知道蠻干! 華劍雄想到。劉大壯感覺到華劍雄的目光掃過,忙低頭說到:“ 處座,屬下盡全力審訊這共黨女犯,各種刑法都用遍了。但這女人軟硬不吃……” 華劍雄下意識地掃了一眼案卷照片上那充滿青春活力的美麗身影,又看看側臥在地上的那具殘破的身軀,揮手打斷劉大壯的話說道:“ 這一個月怕是沒讓她閑著吧?你不是平時夸口,交到你手里的女人沒有不開口的嗎?” 劉大壯惶恐不安地低著頭,像個悶葫蘆似的一聲不吭。

        當初華劍雄隨手把這個青春靚麗的女共產黨交給他的時候,他差點樂瘋了。審訊年輕女犯是他的最愛。不但容易突破,而且可以上下其手。只是沒想到,這個周麗萍幾次刑訊下來,油是揩到了,卻沒審出一點有價值的東西。

        他對華劍雄是死心塌地的忠心。但同時也對華劍雄心存畏懼,生怕在華劍雄面前失寵,所以平時辦事加倍賣力。這次審訊無功而返對他真是一個莫大的打擊。眼看著再刑訊只怕女犯就要死在自己手上,只好硬著頭皮打報告請求結案。

        好在華劍雄也只是想殺殺他的銳氣,并不想叫這個沮喪的下屬太難堪。畢竟這家伙辦事還是滿賣力的。這就是他的御人之道。

        華劍雄在鼻子里哼了一聲道:“ 真是看不出,這幺個小姑娘竟然是個頑固分子了! 劉大壯聽華劍雄的口氣轉了向,忙就坡下驢,點頭道:“ 處座英明,屬下接手后連夜突審……” 說到這里劉大壯心虛地抬頭望望站在華劍雄身后的柳媚,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華劍雄看他這樣子,揮手道:“ 不必忌諱,盡管說! 劉大壯聞言立刻說道:“ 屬下和四個手下,連夜刑訊。先是從精神上瓦解她。然后又給她上了鞭打,火烙,老虎凳,灌辣椒水,最后還上了婦刑。當時柳秘書也來刑訊室巡察過。但這小娘們水火不進,最終沒有收獲。屬下無能! 華劍雄心中冷笑。他當然明白劉大壯說的從精神上瓦解的意思。美貌的女犯刑訊中被奸淫是跑不掉的命運,這也是刑訊女犯的訣竅之一。很多女犯一被剝光衣服就會崩潰,但也有一些被男人干過以后卻會更加油鹽不進。至于婦刑則是專門針對女人的身體設計的刑法,比如針扎乳頭,鞭打陰戶,把燒紅的鐵條捅進女犯的陰道,肛門等。都是些令女犯痛苦不堪的刑法,很少有女犯能夠挺得過去。

        讓華劍雄有點意外的是,刑訊周麗萍時居然柳媚也去了。刑訊女犯時的那些齷齪事大家都心照不宣,所以76號的女職員對女犯的刑訊現場一般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華劍雄忽然想起柳媚曾向他要求接手審訊周麗萍事,若有所思地轉頭對身后面無表情的柳媚道:“ 柳秘書好興致!” 柳媚沒有接華劍雄的話茬,冷冷的看了一眼劉大壯道:“ 劉大壯,真是好本事啊。連夜突審。我八點到審訊室外,到吃夜宵你還沒進入正題。等得我實在不耐煩了才斷了你的興頭! 劉大壯一聽立馬面紅耳赤。想要爭辯,但想想柳媚和華劍雄的關系,就打消了念頭。低頭不敢說話,但心里卻暗罵:“ 原來八點就在外面了,我還以為是沒男人睡不著覺,半夜來看熱鬧! 華劍雄聽柳媚話中有話,立刻明白了是怎幺回事,周麗萍一進刑訊室就被劉大壯和他四個手下輪 奸了足足四個小時,只怕是用了不少花樣吧。想到這里,看看地上凹凸有致的女人身體,不由得有點郁悶。

        他的目光離開地上已經奄奄一息的女犯,心中暗自嘆了口氣。習慣性地揮揮手對劉大壯說:“ 帶下去吧,今晚秘密處決,別再;恿! 說著在案卷最后刷刷地簽上了“ 秘密處決” 四個字,扔給了劉大壯。

        劉大壯連忙接過案卷,招呼手下進來把地上的女人架起來 .就在周麗萍被架起來要拖出去時,她突然抬起頭,鄙視地盯著華劍雄,用虛弱的聲音說道:“ 你們這些漢奸賣國賊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話沒說完,劉大壯氣極敗壞地一個耳光扇過去,打得她打得口鼻淌血,劉大壯連忙吼道:“ 快押走! 說完點頭哈腰的退了出去。

        第003章

        看著劉大壯把人押走,華劍雄的心里卻象有團火! 漢奸?賣國賊?唉……” 聽到華劍雄的嘆息,柳媚從他身后走到身側,嬌聲安慰道:“ 這女人是瘋子……” 華劍雄沒回話,回頭瞟了柳媚一眼,雙眼通紅地指著辦公桌低聲命令道:“跪上去!” 聽到華劍雄的命令,柳媚愣了一下。但卻順從地先坐在桌子邊上,再把美腿抬上桌子,接著翻身把身子側面對著華劍雄跪在桌上。這時柳媚再次感到下身迅速的濕潤起來。懷著期盼,微微的扭動性感的圓臀,等著華劍雄的撫弄。

        華劍雄慢慢的撫摩著柳媚的圓臀,感覺不到里面的內褲。手在柳媚的屁股上畫著圓圈,再慢慢滑到腿上。他感受到大腿的結實和絲襪的滑爽,均勻的小腿也非常完美。聽著柳媚被自己摸得扭動著發出呻吟,他對柳媚非常地滿意。工作上是個好的助手,是他高效率的秘書。工作之外則是他發泄欲火的完美情婦。

        他一邊把柳媚左腳的高跟鞋脫下,一邊想到大概有一個半月沒干她了吧。明知道柳媚是性欲旺盛熱情似火的女人,但平時卻偏偏一服冷冰冰的樣子。這樣的女人讓男人很容易產生征服的欲望。

        捏著柳媚小巧纖細的玉足,雖然隔著絲襪也能感覺到柳媚秀足的溫軟。華劍雄把鼻子湊近柳媚的腳貪婪地聞著。柳媚用膝蓋支撐著抬起小腿,配合著他。此時的她已經目光迷離,嬌喘不已。

        一股淡淡的體香和著高跟鞋的皮革味道散入華劍雄的鼻腔。柳媚是個很會保養的女人,細皮嫩肉,柔嫩多汁?此@鮮嫩欲滴的樣子,大概從今天一早就起來就打扮停當,等著自己來享用她美味的肉體吧。想到這里,他的欲火更加高漲。

        昨晚雖然和東洋美女藤原香子干了好幾回,但體格健壯,性欲旺盛的他仍覺得精力充沛。特別是剛才周麗萍的罵聲更刺激了他。他很仇恨共產黨,死在他手里的共產黨不住少數。但剛才那虛弱的女人竟然罵他漢奸、賣國賊,真讓他氣不打一處來。

        “ 哼,漢奸,賣國賊!” 華劍雄心里恨恨地想著,手離開柳媚的腳,一把狠狠地抓住柳媚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怒氣重重地揉捏。柳媚忘情地發出痛苦的呻吟,但眼里卻散發出陶醉的光芒。

        看著柳媚在自己的把玩下痛苦而又享受的表情,他心里充滿快感。他喜歡折磨女人,而柳媚則樂意被他折磨。誰也想不到這樣一個冰美人卻是個越被折磨越能得到滿足和快感的女人。所以柳媚要去看刑訊他也就毫不奇怪了。

        以前有一次,華劍雄就把柳媚帶到刑訊室,折磨和奸淫了一整夜。堵住她性感的小嘴,把她捆在刑架上,鞭打,灌水,用針刺她腳趾和乳頭。折磨得柳媚全身無力后再輪番狠狠地肏她的嘴、陰道和肛門。

        那一次后柳媚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天,但后來她表示真希望自己真正成為華劍雄審訊的女犯。當時華劍雄就一邊抽插著她一邊說道:“ 真是那樣,你就完了”但柳媚一邊呻吟一邊喘息著說道:“ 我愿意,說不定哪天我真的變成共產黨落到你手里啊! 當然華劍雄只把這些當成柳媚的囈語。

        柳媚被華劍雄調整成臀部對著他的體位。這個讓她愛恨交加的男人粗暴地把短裙的拉練拉開,接著裙子在她主動的配合下被褪下扔到地上。她的下半身就只剩下絲襪,襪帶和一條深深勒進股溝里的白色內褲。內褲很小,就是幾根細帶子組成。這是昂貴的進口貨,她今天特意換上的。她知道這樣的內褲多幺容易讓男人瘋狂。聽到身后驟然急促起來的喘息聲,她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沒有白費。

        華劍雄用兩根手指提起柳媚性感的細小內褲,讓細帶緊緊地勒進她已經微微張開的多汁的私處。

        “ 啊……” 柳媚軟軟地發出令人銷魂的呻吟。華劍雄再也忍耐不住。內褲被向下搓成一條細繩,停在柳媚的腿彎處。女人雪白的屁股怵目驚心地完全裸露著,淺褐的菊門和粉紅色泛著水光的陰戶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聽到“ 嗤” 的一聲褲鏈拉開的響聲,柳媚隨即感覺到華劍雄粗大火熱的陽具已經抵在自己的菊門上。心里不免有些緊張。她知道華劍雄那粗大異常的陽具不經準備地進入是件令人痛苦萬分的事情。

        那次在刑訊室他就是這樣奸淫她的菊門。粗大的肉棒未經潤滑大力插入她狹小的菊門,即使嘴被堵死,她也拼命發出凄慘的叫聲。但柳媚并不打算制止華劍雄的進入。她不想讓他掃興,同時也向往那與痛苦同時誕生的快感。但陽具沒有插進來,只是在她菊門上摩擦了一陣,就一鼓作氣沒有停留地插進了她的濕潤的陰道。

        “ 啊……” 柳媚不由自主地發出快樂的呻吟,在華劍雄粗暴猛力的抽插中,淫蕩地挺起屁股一次次迎合著他。華劍雄結實的小腹撞擊著柳媚光裸的臀部,發出啪啪的肉體撞擊聲響,加上越來越高的“ 咕唧咕唧” 的抽插聲,讓人難以自持。

        兩人瘋狂地交合著,華劍雄從背后猛力地揉捏著柳媚柔軟的乳房,下身則劇烈地聳動著。柳媚一次次地被推上銷魂的高峰,直到她筋疲力盡,才聽到華劍雄低沉的吼聲。然后就是撐滿陰道的大肉棒中劇烈的抽搐,火熱的濃漿隨即沖進她身體深處。伴隨著華劍雄的爆發,柳媚再次被推向高潮,大股的陰精順流而下。

        沉默良久,華劍雄的喘息漸漸平息了下來,他松開柳媚的身體,頹然坐到在寬大的椅子上。柳媚嬌喘著滑到地上,把內褲拉起來,遮住依然濕淋淋的下身,然后自然而然地半跪在華劍雄的身邊,張開性感的紅唇,含住那依然雄偉的肉棒,細心地為華劍雄舔凈上面滑膩的液體,直到華劍雄滿意的推開她漲紅的臉。

        “ 你出去吧,我要一個人靜一靜! 華劍雄長長地出了口氣。柳媚沒有吭聲,默默地穿好被剝下的短裙,細心地整理好有些蓬亂的秀發,悄無聲息地離開辦公室,并一絲不茍地關好了大門。

        看著剛剛給了自己滿足的女人的背影消失在門后,華劍雄收回目光,瞥見了辦公桌上遺留下的絲絲水痕。他無聲地笑了。那是柳媚滴下的淫水。心中的煩躁不翼而飛,女人真是療傷的最好方法啊。

        每次華劍雄緊張,失意或恐懼時就需要女人。他的情婦有很多,有些要很久才去見上一面。柳媚是唯一和他朝夕相處的女人,也是最合他心意的女人。但他卻從沒把心里最隱秘的東西告訴過她。

        “ 忍辱負重!” 華劍雄心里一陣重重的嘆息,想著自己的使命和秘密身份,他心里頓時感覺沉甸甸的。

        作為軍統的高級秘密潛伏人員,華劍雄從加入軍統時起就擔負了打進日本人內部的任務。由于少 年時就留學日本,所以他認識了不少日本友人,其中有些已經是日本軍政兩界的要人。他在日本甚至有個義父山本原一。

        山本是一名老軍人,在政界交結廣泛。由于偶然的機會見到華劍雄,就對年方21歲的他喜愛有加,認為義子,并暗示要把年僅14歲的女兒嫁給他,希望他留在日本。但滿腔熱情的少 年情懷使華劍雄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山本原一的美意。

        華劍雄回到中國,不久后就加入軍統,成為軍統秘密派遣預備人員。軍統了解他與日本人的關系后,就開始利用各種機會,有意為他制造親日假象。到汪偽政府成立時,他也借機“ 叛變” ,投入汪偽的陣營。

        由于當時軍統、中統乃至國府都有大量人員投入汪偽政權,加之他的日本友人關系和一向的親日表現,所以沒人懷疑他并很快受到重用。更主要的是山本原一的一些老部下現在已經是侵華日軍中的高級干部。在山本原一的關照下,他更是后臺穩固。甚至日本諜報機關也看上了他,與他秘密建立了直接的關系,把他視為安插在汪偽政權內部的眼線。

        擔任刑輯處長以來,華劍雄已查辦了大量案件,其中有涉及共產黨的也有涉及軍統和中統情報組織的。由于軍統高層賦予他的特殊使命,他對落入手中的軍統人員也毫不留情。軍統中部分人員甚至揚言要組織暗殺他這個叛徒、滿手血債的儈子手。這又讓他多了一層保護性的外衣。

        知道他身份的人不多,除了軍統上層,就只有他的聯絡人蕭紅。

        蕭紅是軍統安排在上海的秘密情報小組負責人。她剛加入軍統時華劍雄就是她的教官。雖然華劍雄只比她大七歲,但她卻要畢恭畢敬地聽他的訓示。在隨后的訓練中,蕭紅仰慕起華劍雄,并最終投入華劍雄的懷抱,把處女的貞操獻給了他。所以華劍雄在來上海前特地指名要蕭紅作他的聯絡人。華劍雄知道,愛情的力量可以使一個女人為男人付出一切而不會出賣他。

        想起蕭紅,華劍雄不由想起蕭紅那被合身的旗袍勾勒出來的曼妙身材。很久沒去見她了。

        蕭紅的公開身份是一家親日報社的記者。她領導的情報小組主要的任務就負責和華劍雄聯絡,傳遞情報。當然同時也自己刺探一些情報,目的卻是讓蕭紅手下的人有點事干,以掩護蕭紅的真正任務。那幾個為數不多的手下雖是精選的情報人員,但也并不知道蕭紅和華劍雄的真實關系和任務。

        在組織結構上華劍雄是蕭紅的上司,蕭紅聽命于他。但大量有價值的情報卻由華劍雄傳遞給蕭紅,再經蕭紅傳遞回重慶總部。連軍統負責接受蕭紅傳遞情報的高級人員都完全不知道這些情報主要來自華劍雄。知道真相的只有局長等少數幾個人。所有的榮譽都歸蕭紅所有。雖然蕭紅也非常努力地收集情報,但比起華劍雄提供的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 今天是不是該去看看她呢?” 華劍雄腦子里迅速打了個轉,隨即搖了搖頭。一個月不在家,不但積壓了山一樣的文件,該點的卯也都得一一點到。中午已經約了丁主任去吃飯,晚上還有日本人的應酬。日本人那邊是重點,他們不但是自己在76號立足的靠山,而且是主要的工作對象。想到昨晚日本憲兵隊長纏著他要晚上一起喝酒,華劍雄打消了和今天和蕭紅見面的念頭。

        第004章

        華劍雄正在愣神,電話響了,一看是內線。是柳媚在外間打進來的:“ 處座,丁主任來過了,說跟你約好了中午去得勝樓吃飯! 電話里柳媚冰冷的聲音,很難想象和剛才作愛時發出性感呻吟的嬌艷女人是同一個人。但華劍雄已經習慣了柳媚在公開場合的冷冰冰的摸樣。

        “ 嗯,知道了” “ 處座。需要我過去幫你安排一下嗎?” 華劍雄略一猶豫,想到丁墨村每次看到柳媚時粘乎乎的眼神,他皺皺眉說道:“ 不用了,你就在辦公室值班好了! 聽到柳媚在電話理回道:“ 是,處座! 華劍雄放下電話,看看表,已經11點50分了。

        得勝樓雅致的包間里,華劍雄和丁墨村一杯又一杯地喝著洋酒。洋酒本來就不合華劍雄的口味,但這頂頭上司卻對洋酒鐘愛有加?粗∧甯墒莸纳眢w和一口一杯的喝法,華劍雄覺得有些好笑。丁墨村的好色和貪杯是76號有名的。華劍雄實在也不得不驚異這個漢奸頭子的酒量。有些搞不懂這樣的干瘦身體如何能喝酒如水,據說還能日御數女。

        難得丁墨村沒叫女招待來陪酒,得勝樓的女招待姿色還是很有水準的。加之這里是76號人員常來常往的地方,安全應該沒問題。想必丁墨村有要緊的事要和自己談了?粗∧逍ξ膭裰,半天不入主題,華劍雄還是沉住氣,陪著他天南海北地聊著客套的廢話。

        一杯酒再次一干而盡后,丁墨村笑著說道:“ 劍雄啊,喝了這麼多,說了這麼多話,怪丁某人太羅嗦了吧?” 看著丁墨村狡詐的眼光,華劍雄打個哈哈,笑道:“ 劍雄哪敢,丁主任有事盡管吩咐! 丁墨村點頭道:“ 劍雄,我對你寄予厚望啊。在我的部下中你是最有能力最有前途的了! 看著華劍雄一副受寵若驚的摸樣,丁墨村頓了一下,接著說道:“ 說實話,今天叫你來是為了這件事情! 說著,丁墨村從西服里內側的口袋里拿出個紅色的小絲巾來,攤開在手上。只見手巾的中間惟妙惟肖地繡著只小夜鶯。這在常人眼里可能只會認為是哪個大家閨秀的手工,但華劍雄一看就明白是怎幺回事了。

        丁墨村有些緊張的干笑道:“ 沒想到這些人盯上我啦?蓯旱氖蔷尤痪统霈F在我辦公室的桌子上!” 劍雄當然明白這手巾為啥讓殺人魔王丁墨村膽戰心驚了。夜鶯是個神秘的抗日組織,據傳說都是由美女組成。專門刺殺日偽人員,對象多是罪大惡極之徒。通常是先發給被刺殺對象一張繡有夜鶯的紅色絲巾,然后少則幾天,多則半年,這人必定被殺身亡。

        自從一年前出現紅絲巾后,被刺殺的日偽人員已經不下三十人。日本人和76號都在全力抓捕,但總是無功而返,連點線索都沒有,F在這紅手巾出現在丁墨村那里,也難怪他要膽戰心驚了。

        其實這東西華劍雄自己在一個月前也收到了一條,而且也是在辦公室的桌子上發現的。想了想他苦笑著他說道:“ 丁主任,不巧的是我也在桌子上收到一份啊! 丁墨村聞言有點吃驚,然后干笑道:“ 這樣說來,我兩個是同病相連了啊。這些該死的家伙做手腳做到76號總部來了,簡直是太囂張了!落到我手里非剝皮抽筋不可! 華劍雄看著丁墨村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就是擔心組織里有夜鶯的人,所以一直不敢聲張,怕打草驚蛇啊! 丁墨村點頭道:“ 不錯,我也擔心這點。才收到這玩意時我連自己的秘書都不允許進我辦公室! 華劍雄聽他這樣說,腦子顯現出一個美艷風騷的成熟女人形象來。

        丁墨村的機要秘書叫王鳳滟,在76號是出了名的風騷女人。她原本只是個煙花女子,后來傍上了丁墨村這棵大樹。不過要說王鳳滟是夜鶯的人,華劍雄也不相信。

        華劍雄說道:“ 王秘書大概可以排除在嫌疑之外吧?” 丁墨村也附和地點頭道:“ 是啊,我想來想去,怎幺也不可能是她,所以也就解除了她的嫌疑。畢竟有那幺多公務要辦啊! 華劍雄心里不由冷笑道:“ 那騷貨能干啥公務?只怕是兩腿一張,侍侯你這老家伙吧!” 心里這樣想這嘴里卻應承道:“ 是啊,丁主任公務繁忙,總要個人在跟前啊! 丁墨村看他順桿爬了上來,不由心中大喜,高興地笑道:“ 劍雄老弟,聽說你那里也忙不過來啊,要不我把王秘書調派給你,由你老弟幫忙調教調教啊……” 說著,臉上露出曖昧的笑容。

        “ 這老混蛋,真不要臉,連自己的女人都拿來送人! 華劍雄心里暗罵。他當然明白丁墨村的意思,不是要籠絡自己,就是要另覓新歡了,大概兩者兼而有之吧。

        “ 王秘書可是主任身邊的紅人,劍雄怕高攀不上啊。況且屬下雖忙,但人手也還將就夠用。主任的好意心領了! 華劍雄推辭道。

        丁墨村卻并不理會華劍雄的推辭,繼續說道:“ 王秘書的事就這樣定了,明天就叫她到你那邊報到。以后她就是你手下的人了。一切聽你調遣,你要她做啥都可以! 說到這里頓了頓,喝了口酒拍拍華劍雄的肩膀道:“ 我那里新的秘書明天也到任。你就不要再推辭了啊,劍雄老弟! “ 果然是另尋新歡,老東西真是混蛋。玩夠了的女人就扔給我!” 華劍雄心里恨恨地想著,表現出一種無可奈何的樣子,淡淡的說道:“ 既然是這樣,屬下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 丁墨村見華劍雄答應下來,高興地舉起酒杯又和華劍雄干了一杯:“ 祝老弟能早日破獲夜鶯組織,大家都能睡個安生覺! 華劍雄把酒給丁墨村和自己倒滿,然后舉杯苦笑著說道:“ 主任想必知道,破獲夜鶯談何容易。日本人和我們的別動隊忙活了一年了也沒有任何進展。不過既然她們敢在太歲頭上動土,又是主任親自交代,屬下一定盡全力緝拿! 說完把酒一飲而盡。

        從得勝樓出來,華劍雄覺得頭有點暈。他酒量一向很大,但對洋酒他一直不習慣,喝多了頭總是頭暈。

        他頭暈腦脹地坐進自己的專車,司機老趙正無聊地翻看當天報紙上那些登著女明星大幅照片的花邊新聞。見華劍雄上車,忙放下報紙問他去哪里。

        華劍雄半天才回過神來。下午還有幾個重要案子審訊情況要聽匯報,晚上和日本憲兵隊長武田勇夫約好去喝酒。

        “ 回機關! 華劍雄隨口吩咐道。

        車開起來了,華劍雄頭暈得難受,往后座上一靠正打算閉目養神,卻無意中瞥見老趙扔在車座上的報紙。頭版上一幅占了小半版的照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照片上的人似曾相識。奇怪的是,那并不是報紙上司空見慣的搔首弄姿的漂亮女人,而是個穿西服戴禮帽文質彬彬的干瘦老頭。

        華劍雄努力集中注意力回想這個人是誰,既不是國府要員也不是浮浪明星,為什幺會上報紙頭條,為什幺自己會似曾相識?忽然他釋然地笑了:裴仁基,南京方面派往長春的建交大使。昨天才分手,難怪眼熟。

        華劍雄長長地吐了口酒氣:是啊,他該露面了,明天就是建交儀式了……忽然間他瞪大著眼睛呆若木雞,因為他看見頭版的通欄大標題是:南京大使遇刺,建交儀式推遲。

        華劍雄腦子里轟地一下,酒立刻就醒了。他一把抓過報紙,一目十行地把頭條消息看了一遍。消息很簡單:南京方面派往滿洲國的建交談判大使裴仁基昨晚在一個小型酒會上突遇刺客,身中兩彈,當場身亡。

        刺客是什幺人?抓到了?當場擊斃?還是跑了?華劍雄暴怒地翻看著報紙,可連只言片語都沒有。

        “ 混蛋!” 華劍雄拼命壓住心中的火氣,朝老趙沒頭沒腦地低吼:“ 快!快開,回機關!”

        第005章

        就在華劍雄在得勝樓被丁墨村用洋酒灌得頭暈腦脹的時候,在市區內一所名叫霞露公寓的三樓房間內,幾個人正在激烈的爭論著。

        為首一個長得濃眉大眼,身形魁梧的年輕男人大聲地帶著不滿說道:“ 我反對你們的意見,現在是救麗萍的最后時機。你們不救我自己組織人去想辦法!”說完煩躁的用手敲著黑色的木桌。

        另外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皺眉道:“ 克己!條件不具備,成功希望渺茫,要顧全大局啊! 那叫克己的男人聞言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老任,我知道顧全大局,到時不會牽扯上你! 老任被他這樣一頂,眉頭一揚就要發作。但這時一只白凈的手拍了拍他的手腕,讓他忍了下去。坐在老任旁邊的是一個約莫二十四五歲皮膚白皙的成熟女人。她身穿淺藍色的無袖旗袍,頭發挽成一個發髻盤在腦后,顯得美麗而又端莊。剪裁合體的旗袍,勾勒出胸部的豐滿和挺拔。

        她制止了老任的發作后,轉頭用柔和的聲音對那叫克己的男人說道:“ 克己,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敵我力量懸殊,不宜冒險行動。今天緊急通知你和老任來,就是要你有心理準備,告訴你這個決定。而且我們潛伏在敵人內部的同志也明確建議不宜營救……” 說到這里,那叫克己的男子已經不耐煩地用憤怒的聲音說道:“ 不宜營救?麗萍被捕已經一個多月了,那個” 楓“ 到底做了什幺營救工作?難道就只能傳遞個紙條,說今夜處決,不宜營救?真是無用之徒!我今晚就……” “ 黃克己!” 嚴厲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胡言亂語。感覺到那清麗少婦杏目中隱隱的怒意,黃克己手按桌子,一屁股坐在椅子里不再吭聲。

        停了半晌,那清麗少婦用平和了不少又帶著些許哀痛的口氣說道:“ 克己,我知道你和麗萍的關系。但她也是我的親妹妹啊。麗萍落到敵人手里我比誰都要難過! 說到這里那清麗少婦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已經紅了。但她強忍著沒落淚,停了一下,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繼續說道:“‘楓&#39; 長期潛伏在敵人內部,對我們整個組織極端重要。你不能這樣批評他,他的任務并非是救某一個人,而是……況且他也盡了全力,幾次傳遞出麗萍的消息。不是他,我們恐怕連麗萍落到了什幺人手里都還不知道! 看了看顯得垂頭尚氣的黃克己和不斷點頭的老任,她繼續語重心長地說道:“ 麗萍的事我們大家都要總結教訓。特別是黃克己同志,切忌魯莽,不能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聽到這樣的指責,黃克己的臉紅了起來,張了張嘴,卻沒再開腔。本來周麗萍被捕他有極大的責任。聽到領導的批評只好低下頭,無聊地用手指刻畫著桌面。

        “ 麗萍今晚就要為革命獻身了,但她的血是不會白流的。我周雪萍為有這樣的妹妹而感到驕傲 .我們也總有一天會為她報仇雪恨的!” 說到這里她終于忍不住掉下淚水來。

        看著周雪萍掏出白色的手巾擦淚,老任這時開口道:“ 雪萍,克強,同志的血不會白流。你們也要注意為革命保重身體,我看今天就到此結束! “ 唉……” 黃克己嘆息一聲沒說話,周雪萍點頭道:“ 你們回去時要注意安全……克己你一定不要再意氣用事! 黃克己沒有說話,點點頭就起身開門出去了。

        聽著黃克己下樓遠去的腳步聲,老任看著滿面哀痛的周雪萍欲言又止,只是重重的發出一聲嘆息。兩人無聲沉默了不知道多久,才聽見周雪萍幽幽地說道:“ 老任,你走吧! 老任沉重地點點頭,沒再說什幺,起身拿起衣帽架上的帽子,提起地板上的黑色提包走了出去。

        直到老任的腳步聲完全消失,周雪萍才終于壓抑不住強忍多時的悲痛,趴在桌子上痛哭起來。身為地下黨在上海唯一的一個女性區委書記,在平時她總是把自己堅強的一面展現給同志們。很少有人看到她像現在這樣傷心地哭泣。

        由于上海的敵我形勢復雜萬分,黨的組織被日偽特務破壞得很嚴重。再加之國民黨的反共政策,使得很多區的黨組織損失慘重,有的甚至完全遭到破壞。時常能得到過去的老戰友被捕犧牲的消息。但由于周雪萍出色而謹慎的領導,她所領導的區地下組織一直保存良好。但這次自己的妹妹,區群工部長周麗萍卻落入敵手,并且將在今晚被敵人殺害。

        周麗萍的被捕最大的責任人就是黃克己。身為區委委員兼行動部長的黃克己,在一個多月前竟然帶周麗萍去情況復雜的東亞大戲院看電影。在電影散場后他被特務發現。本來特務并不認識周麗萍,但周麗萍為了掩護黃克己離開,不顧一切地和特務扭在一團。黃克己見周麗萍已經被特務狠狠地按倒在地并戴上手銬,也只好無奈地迅速撤離了。

        事后黃克己也被組織處分,免除了他區委委員的職務并被記過。但這一切都無法挽回周麗萍被捕的損失。出事后周雪萍通過打進敵76號內部的“ 楓” ,了解到妹妹的情況,并希望楓能盡力營救。

        楓先后三次傳出關于麗萍的情報。三張通過特殊途徑轉到雪萍手中的字條包含了越來越危急的信息。

        第一張是麗萍才被捕不久就發出的,上面寫著“ 身份未暴露,將盡力營救! 第二張就變成了“ 受盡苦刑,身份暴露,營救困難! 之后,就是在麗萍被捕很久后的今天中午收到了第三份與她有關的情報:“ 今夜密決,不宜營救”.每一次傳達的信息都讓雪萍焦急萬分,但又束手無策。

        麗萍被關押在76號里,那是汪偽特務的大本營。以他們的力量是根本沒辦法強行把她給救出來的。其實從妹妹被捕時起,她就預感到這個結局。即使沒暴露群工部長的身份,抓進76號也很少有人能安然無恙的出來。76號那幫吃人惡魔會怎樣折磨年輕美麗的妹妹,她想也不敢想象。

        這樣在煎熬中等待了一個多月,最后真等來妹妹要被秘密殺害的消息。許久沒掉眼淚的雪萍終于忍不住大哭起來。

        周雪萍整個哭得暈乎乎的,模糊之間想起了許多和妹妹的往事,最后終于在朦朧中倦累地睡去。

        第006章

        華劍雄回到辦公室已經快三點了,他一路上腦子都在緊張地轉個不停。雖然由于對洋酒的極度不適應,他到現在頭還發暈,但酒早已醒透了。

        他急沖沖地進了屋,一屁股坐在辦公室里間的皮沙發上,兩只大腳隨即翹上了桌子。他煩躁地把襯衣的紐扣松開好幾個,露出長滿胸毛的紅通通的胸膛。

        他現在要好好想想,大使遇刺這件事會不會給自己帶來什幺麻煩。最關鍵的是:這件事到底是什幺人干的?還有就是刺客的下落。

        南京和滿洲國談判建交的事他通過自己的聯絡員蕭紅的渠道向上面報告過。但他不相信重慶方面會蠢到派人去刺殺建交大使。那等于是把他往火坑里面推。再說,殺一個姓裴的就能擋住汪政權和滿洲國建交?簡直是笑話!

        共產黨!一定是共產黨!他心里恨恨地想。他不由得暗自慶幸:幸虧自己昨天就回上海了,否則這屎盆子豈不直接就扣在自己腦袋上了!

        可即使這樣,他也不敢掉以輕心。誰知道老頭子會怎幺想。他默默地告誡自己,千萬不能急、不能慌,F在關鍵是要盡快弄清情況。心里有了數,才能見風使舵、對癥下藥。眼下就是一個拖字訣,自己絕不主動出招,他現在兩眼一抹黑,任何應對都可能出錯,而且無法補救。他要給自己爭取一點時間,以便能查明刺殺事件的底細。

        想到這兒,他拿起電話,熟門熟路地撥了一個號碼,不動聲色地留了個緊急接頭的暗號。

        他電話還沒有放下,門口就傳來了輕盈的腳步聲,門把手輕輕一動,柳媚端了一杯茶風擺荷葉地走了進來。她把茶遞到華劍雄面前,華劍雄接過來喝了一口,讓自己鎮定下來,F在什幺都不能做。只能等,等到天黑。

        柳媚的西式套裝領口開得不小,所以柳媚彎腰俯身時他能看到她帶著白色胸罩的豐滿胸部。那深深的乳溝對任何男人都是一種難以抵御的誘惑。

        華劍雄的目光順著那深邃的溝壑緩緩移動,直到那看不見的盡頭,胸中有什幺東西在悄悄地拱動。他端起茶杯又呷了兩口茶,順手把杯子遞還給柳媚,坐起身沒話找話地問:“ 黎子午那家伙跑哪里去了?嗯……別站把著,來坐著說!绷陌阉p輕放在茶幾上,然后坐到華劍雄身邊,渾圓的屁股淺坐在沙發的邊沿,上身挺直,膝蓋靠在一起。

        看著柳媚那凹凸有致的身材,華劍雄心中那無名的騷動一陣陣涌起。他用手親熱地拍拍柳媚露在短裙外穿著肉色絲襪的大腿調侃道:“ 放松點兒,我的冷美人,現在又沒外人,別這樣一本正經的好不好! 說著一雙手開始不老實地在柳媚腿上游走。

        華劍雄話音未落,柳媚頓時像換了個人似的,身體一放松,軟軟地靠在他的肩上。聲音里也不再是毫無感情的冰冷。她用平時只有和華劍雄單獨親熱時才有的柔媚聲音說道:“ 劍雄,你一走就一個月,真是想死人家了。你不在家,忙也忙死了! “ 哦,是嗎” 華劍雄一邊不經心的回答,一邊把柳媚摟進懷里。柳媚很配合地把黑色高跟鞋用腳褪下,把身體橫躺上沙發,頭枕在華劍雄的左臂彎里。華劍雄的右手盡情的隔著衣物撫弄著她高聳的乳峰,讓她感到一陣陣的酥軟。

        柳媚任那只大手在自己胸脯上游走,略帶喘息地繼續說道:“ 你剛走后,黎副處長就來告訴我,說他有重要線索需要查辦,然后就沒影了。他還叫我等你回來向你報告一下! “ 黎子午這小子,沒說他抓到什幺線索了?重慶的,還是老四家的?” 華劍雄一邊漫不經心地問,一邊已經熟練地一個個解開柳媚上衣的扣子,露出里面做工精致的白色絲質乳罩來。柳媚感覺到華劍雄的身體已經起了變化,那東西堅硬硬的頂在她的背上。她自己也感覺到全身漸漸酥軟了下來。

        華劍雄不容分說把柳媚左乳上的罩杯拉到乳房下面,兩根粗大的手指捏住嫣紅的乳頭用力揉捏。柳媚覺得一股熱流順流而下,胸口砰砰地急跳了起來。她一邊壓抑著喘息一邊說道:“ 沒有…問他也不說…啊…輕一點……” 華劍雄心頭一動,手上反而加了點力氣,柳媚忍不住哼出了聲。

        華劍雄不屑地哼了一聲,慢慢地把柳媚右乳上的乳罩罩杯也拉到乳房下面,雙手托起她雪白豐滿的雙乳,盡情地欣賞著。即使是躺著,這對傲人的乳房也顯得很圓潤挺拔。他胸中一股熱烘烘的東西在蠢蠢欲動。

        他一邊享受著柳媚乳房的柔膩,一邊聽到柳媚氣喘咻咻的聲音:“ 劍雄……啊……啊啊……今晚要……有一批人犯要處決,你去……監場……唔…輕點兒…” 華劍雄心里頓時涌起一陣煩躁:“ 我沒時間,找不到黎子午你代我去看看就可以了! 華劍雄本來對殺人就沒什幺興趣,加之晚上還有要緊事要辦,當然不會去湊這個熱鬧。不過按規定,處決犯人要有官員在場監督。以前他都是派副手黎子午去,本來那小子也喜歡這種血腥場面。黎子午不在的情況下偶爾也會派自己的秘書去那里走走過場。

        華劍雄覺得手有點酸了,于是放開了柳媚的乳房,伸手又去拉柳媚的短裙。由于裙擺很窄,柳媚扭動腰肢盡力配合下也只能拉到臀部,露出一點內褲來。顯然柳媚已經換過了內褲,不再是那條淫蕩的細條丁字型內褲,而是一條既性感又雅致的白色小三角內褲。由于是絲質的,掀開裙擺所以可以隱約看見里面黑黝黝濃密的芳草地。

        柳媚在辦公室里放有衣物他是知道的。本來華劍雄的辦公室內外就有三間。最外面的辦公用,里面兩間一大一小作休息用。小的他就給了柳媚,而且他也沒要鑰匙。另外還有一個不小的衛生間,一應設施齊全,甚至還有一個大浴盆。

        隔著內褲用手指探摸著柳媚的下身,華劍雄感到手指摸到的地方潮乎乎的。隔著內褲狹小的襠布,他用力地按揉著柳媚的敏感部位。柳媚頓時發出消魂的呻吟,穿著長筒肉色絲襪的修長大腿也不由自主的扭動著。

        她感覺到華劍雄把自己的內褲向下拉去,用手掌心摩挲著自己濃密的陰毛,手指卻在她微微開啟的濕潤私處中間滑動。強烈的快感叫她連氣都喘不過來,意識也開始模糊。

        華劍雄的中指突然的插入終于讓她忍不住啊…啊…地嬌聲呻吟起來。原本曲著的腿也驀的伸直,包裹在絲襪里的秀美的腳趾也因強烈的刺激而抽搐張開。伴隨著華劍雄手指的抽插,難以形容的快感讓她覺得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像根羽毛。她拼命地壓抑著發出陣陣令人心悸的呻吟。

        看著柳媚在自己手指下的撫弄下嬌羞地扭動,叫得像只發情的小貓,華劍雄在心理上感到莫大的滿足。畢竟只有自己才能看到柳媚這風騷可人的一面。柳媚的下面很緊,纏裹著他的手指有節奏地收縮著。沒過一會兒,伴著一聲悅耳的叫聲,華劍雄清晰地感覺到柳媚那溫熱的陰道里一陣陣痙攣,接著大量透明的液體涌了出來。柳媚達到了一次高潮。她本來就是那種很容易達到高潮又能多次達到高潮的女人。

        華劍雄抽出濕漉漉的手指,心中激流洶涌,再也壓抑不住! 去他媽的刺殺案……” 他把一切煩惱都扔在了一邊,伸手把自己本已敞開的襯衣一把脫下,精赤著肌肉發達的上身,起身到沙發一頭,把柳媚的雙腿合在一起,架到自己的右肩上。柳媚腿上的絲襪摩擦著他的肩膀,讓他感覺到非常的舒服。褲鏈拉了下去,掏出堅硬得如鐵棍的黑褐色的粗大陽具,對著柳媚充血濕潤的花瓣一陣摩擦。

        柳媚的一雙小手緊緊地抓住華劍雄的雙臂,肥白的屁股也迎合著他的動作輕輕扭動起來。就在華劍雄運足一口氣俯身提腰正要一插到底的時候,喘息著的柳媚突然湊近他的耳朵,用極其柔媚的聲音輕柔地說道:“ 劍雄,那個叫周麗萍的女犯好像不簡單哦……” 華劍雄腦海里閃過那個遍體鱗傷的年輕女人半死不活的樣子,隨口應道:“ 哦,是嗎?” 說話間并沒停頓,腰一挺,肉棒不由分說深深地插進柳媚雙腿間夾緊的肉縫。由于柳媚的腿高高架在華劍雄的肩膀上,這個姿勢讓華劍雄輕易地就一插到底。碩大的龜頭一下就頂在柳媚的子宮口上,然后又慢慢地退了出去。

        “ 啊……” 柳媚發出陣陣撩人的呻吟。但她這時候卻拼命忍住如浪潮般襲來的抽插快感,嬌羞地喘息著說道:“ 今晚就要處決她,處座…啊……劍雄…啊…是不是…太急……要不要緩一緩,說不定……還有…有料…” 這時華劍雄已經在氣喘咻咻地忘乎所以地進攻著她誘人的肉體,聽到她的要求想也沒想就說道:“ 知道了,有料你就挖一挖……別那幺多廢話,好好給老子浪起來……” 說著一下比一下更加有力地抽插起來。

        柳媚聽到華劍雄的回答,暗中長出了一口氣,眼里飛快地閃過一絲輕松,很快就沉醉到無邊的快樂中去。她挺動著下身竭力迎合著華劍雄一次次的插入,喉嚨里也忘情地發出令華劍雄無比銷魂的呻吟。

        有力的抽插持續了很久。華劍雄干得汗流浹背,柳媚被他抽插得死去活來。她已經丟了很多次,直到再也沒有力氣迎合華劍雄的抽插,全身無力地癱軟在沙發上。當華劍雄突然撥出濕淋淋的肉棒騎坐到她豐滿的胸乳上時,她脹紅著臉有氣無力地發出令人心醉的喘息。

        已經變得赤紅的濕漉漉的肉棒湊到柳媚嫣紅的櫻唇上。柳媚聞到一種令她心頭發抖的氣味。她配合地盡力張開小嘴。沒有一分遲疑,那丑陋的東西就兇猛地插進了她的嘴里。熟悉的腥咸味道刺激著她的神經,她盡力地仰起頭,好讓它從容深入。嘴被塞得滿滿的,柳媚感覺到快要窒息了。

        肉棒在她嘴里快速地進出著,發出汩汩的聲響,帶出一溜溜清亮的口水。終于華劍雄發出一聲低沉的呻吟,嘴里的肉棒也一直深入到她的喉嚨里,接著就是強烈的噴射……

        33436字節

        【未完待續】


      【論壇最新地址點我收藏】【信息區微信端點我關注】【教你快速升級+賺錢】*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