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f6wrb"><big id="f6wrb"></big></dd>
    <span id="f6wrb"><pre id="f6wrb"></pre></span>

      <dd id="f6wrb"><center id="f6wrb"></center></dd>

    1. <tbody id="f6wrb"><noscript id="f6wrb"></noscript></tbody>
      您的位置:

      首頁> 古典武俠> 【龍妃公主赤玥的罪與罰】【作者:nemesia】【完】

      【龍妃公主赤玥的罪與罰】【作者:nemesia】【完】 - 【龍妃公主赤玥的罪與罰】【作者:nemesia】【完】
        世界,有無數那麼多個,像眼前的,就是發生在一個與地球完全不同,并非是建基在科技的單一種族文明上,反倒是由各式各樣種族,以各具特色的文明互相交纏,成為新的文明。

        火紅色的秀麗長發在空中飄蕩,豐滿挺拔的雙峰、纖細得使人難以置信的腰肢,以及那渾圓優美臀部與修長美腿,以大多數人形智慧生物的審美觀來看,絕對是只能以惹火尤物作形容。

        「那就是這次的目標了嗎?」玉指輕輕地沾在紅唇上,有著傲人曲線的年輕女子含笑地望向前方的商隊。

        「是的,正如之前相同,隨你喜歡!乖谂赃呎局粋正躬屈膝的中年男子,從他討好的神情看來,兩者之間并非對等地位。

        紅發女子揮了揮手,沒有其他多余說話,但男子很清楚當中含意,故此在說了聲后就離去。

        灼熱的氣息從女子身上發出,有如火山爆發般,過于恐怖的高溫轉瞬間便將她身上的衣服燒光,將她動身體態徹底地展現于自然。假如剛才那男人知道能看到如此美景,不知是否還會選擇離去。

        可惜他就算是留下來,其實也沒有命看,全因為此刻浮現的并非是一般火焰,實際是屬于龍炎,赤焰紅龍的天生龍炎,遠比平常的火更為恐怖。

        『御龍者?我史黛菈身為龍妃公主,怎可能會有什麼御龍者?』在那遠古時代中,源自諸神對龍族的枷鎖。

        作為現世中唯一存在、成年個體最少也達到傳奇級的傳說種族,比什麼黃金精靈黃金泰坦更為強大的種族,每一條龍也必然會有與其相連、同享生命的御龍者,這就是秩序諸神與混沌魔神還未分家前,共同對龍族施以的枷鎖。

        烙印在命運石板上,每一名龍族成員也會有與之命運交纏,必需相伴一年的御龍者,而御龍者源自于洛山人族后代。

        不過史黛菈并不甘愿,作為新世代赤炎紅龍公主的她,絕對不會認同那些人類,與剛被創造出來、最少也達至白銀級別的洛山人族時代不同,目前普通人族個性,大概就兩至三個哥布林左右。

        別說像龍這種碩果僅存的傳說種族,單是各種族都不會把哥布林列為戰力,真要打時,曾有紀錄是三名普通矮人大媽,就驅趕了超過四十只哥布林。由此可以想像人族的戰力是多差。

        出于發泄、但更重要的是,按照龍族過往經驗,大多數龍都是在不經意間碰上讓自己難忘的人類,然后建立友情、親情之類,最后成為對方的免費實用型肉盾。

        但自己的命運自己掌握,龍妃公主史黛菈決定走不尋常路,她決意用血洗方式讓自己成為人類之敵,那麼按照御龍者一貫會是人族勇者的屎尿傳統,自然不會選擇自己。

        在那被看中的商隊中,在不為人在意的一輛馬車內,坐著名極為年輕的少年,他有著長至腳處的淡藍秀發,安靜地在看著書本,單純看著已是有如畫般美麗,那怕他是個男的。

        按照他自己的說法,雖然他作為一個術士,魅力值沖高理論上就可以,但實際上體質才是基本,想想一個身體虛弱、整天像個癆病鬼似的家伙,能夠有多少吸引力呢,頂多引誘到些內心變態的少女,根本不能通用。

        另外術士靠天賦吃飯沒錯,但腦子多點東西,別在不適當地方用錯誤的法術,而且智力沖高后,也能夠像法師般學法法術,法術雙修也是一條路。

        至于力量也不可像那些法師同行般持放棄態度,法杖是杖,在必要是能夠當鈍器使用,畢竟杖沒了頂多花大錢買根新的,命沒了又不是游戲可以等死者蘇生。

        敏捷和感知其實是很多法術系職人會不經意練高的屬性,原因是在做實驗時,沒有充夠的身體協調性、還有對各種事物的感知能力,根本就不能好好地存活。

        也因此,在龍妃公主爆發時,婉若文學少女的他已有所感應。只見他右手抬起,手中羽毛筆發出海洋般的光芒,然后化為一層水幕包裹著商隊,讓首波烈焰只是將水變成蒸汽,被保護的人們只感到一股熱氣。

        「哦?很不錯的法術!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一道美麗的赤紅身影站于烈炎,通紅刺眼的焰光使人無法看得真切,只能隱約由聲音判斷該是女性,不過在這多種族世界中,其實和什麼也不知沒有分別。

        「原來有法師在,我倒想看看你有多強大!过堝靼詺獾穆曇糇屗腥艘猜牭,而大多數只是初中級實力的商團衛隊,在龍威中早已腦中一片空白,要不是從對方的話中察覺商隊居然有法師在,早就被嚇到士氣變零了。

        赤炎在她手中就像玩具,在纖手一捏下,一根粗長長槍便已成形,然后投擲而出。

        帶著毀滅氣息的長槍,自然不是隨隨便便什麼阿貓阿狗可以接下,可以直接說,除了身兼法師與術士雙系的少年外,這商團沒有任何存在可以。畢竟,那是赤焰紅龍王族成員,而且還是精英中的戰斗機,還要是超級系的。

        帶著夢幻色彩的藍色花朵從空中盛開,一片花瓣就是一層防御,而這株漂亮的藍色花朵就如同在生長,每當一片花瓣落下就會長出一片新的,彷佛無窮無盡,能生長到永遠。

        就在史黛菈乘著雙方技能僵持時,打算本體發動突擊前,一股異明的風吹拂著她,看似溫柔地撫摸著。受驚的她立時后退一步,擺出戰斗架式,以防備任何可能的襲擊。

        一個巴掌無聲無式地出現,蘊含著精純水元素氣息,是赤焰紅龍先天相克的屬性,如果她被擊中,絕對會受到屬性傷害加成。

        以青年龍而言,用游戲方式說明就是,力量34、敏捷29、智力19、體質27、感知26、魅力19,堂堂魔武雙修模板,甚至連人類傳奇強者也不禁無言、對上會超頭痛的對手。

        更別說史黛菈還有精英與王族的加成,根本就是龍生勝利組,然后還去窮鄉僻壤和新手槍怪差不多意思。

        不過理論上該是由史黛菈獲勝的戰況,在少年認真地出手后被拖延,冰藍色的魔力槍如同不要錢般,從他身后空間激射而出。

        法術使出的速度是其中一個關鍵,史黛菈原先以為對方是法師,因此在心中設定了相對流程,但在交手后才發覺有點兒偏差,同樣是以法術為武器,雖然使出的等級并不算高,就算她是在類人型狀態下也不會怎麼受傷?蓡栴}就是施法之間沒有任何緩沖時間,一個接一個低階法術丟了出來。

        『術士』,在龍妃公主心中想到了某個極為稀有的法系職業,也是人類獨占的特殊職業,最初是通過生物煉金術,把某些血脈力量強行塞進人體,由此制作出能與各式魔獸相似、先天擁有施法能力的個體。

        「沒想到是條飛天母蜥蝪!股倌昕吹绞拂烨壓蟮卣f道:「雖然還未成年,不過算你不幸了,這次我剛弄好了件東西,試驗品就自己沖上來!拐f話間,少年從儲物環中拿出了一頂散發著藍白寒氣的冰冠,那怕是像史黛菈般已放出堪比火山的高熱,冰冠還是立即將四周熱浪驅散。

        在看到冰冠的一瞬間,史黛菈心頭就涌起了難以形容的驚恐,好像是某個能夠克制自己的東西,然而源自于龍族傳承中,她并沒有找到能夠對上號的物品。

        看著人化母龍的表情,少年已知她本能上知道冰冠的可怕,但以龍族來說還只是少女的她,看來還不了解當中原因。

        龍族這種被笑稱為飛行蜥蝪的種族,由于實在太過于強大,世界意志將龍本身概念化,成為了類似于地火風水光暗之類的一種屬性,也因此出現了專門針對龍族血脈的『破龍』屬性。

        『征龍皇冠』是少年自制,用于學習破龍屬性時造出來的煉金物品,與絕大多數以破壞甚至殺死龍作為能力指標不同,其效果是影響龍族的精神,從而使對方受自己控制。

        「去去,皇冠丟!箮е阈︼L格的咒語響起,由于使用的并非源自于自身向脈的法術,少年在使用上也必需要有念咒過程,至于相關咒紋是建于冰冠內,作用是通過法術強制戴在目標頭上。

        俏臉上閃過一絲驚容,史黛菈雖然看似人類,實際上是龍,這世界上除了神祗與魔神外最強大的種族,在感受到冰冠的可怕后,在察覺被丟出時已立時向后退。

        按龍族的情況,她距離成年雖還有不少歲月,但作為食物鏈頂端存在、擁有優秀能力的她,有自信在避開冰冠這種有著明顯針對性物品后,可以迅速地解決眼前術士,再順手把下方的商團清光光。

        事情詭異地發生了變化,冰冠奇妙地追蹤著史黛菈閃避的路徑,一點一點地接近,更讓史黛菈害怕的,是不管她作出什麼攻擊、或者試圖把冰冠擊飛回去,所有攻擊都會在冰冠前消失。

        「破龍屬性!」面對越來越接近自己的冰冠,史黛菈帶著悲憤地驚叫起來。

        特別是想到傳承記憶中,有關破龍之物對龍族的威力,還是少女的她也不禁感到害怕,但所有有著『破龍』屬性的東西,龍族都會傳承記憶中記下。

        「對,沒錯。恭喜你了,飛天母蜥蝪小姐!股倌晁菩Ψ切Φ氐!疙槺愀嬖V你,它是我制成不久的『征龍皇冠』,一開始你認不出來是正常。所以,就請你好好地被我『征服』吧!贡频幕使诖髟诩t發少女頭上,破龍屬性使它無視了史黛菈的一切防御,蘊含于其中的能量化作通道,讓少年能夠直達少女龍的內心,還是已被壓制了意志的狀態。

        右手一揮,原先全裸的紅發少女便被披上新的衣裳,如果那是能稱為衣物的話。

        有如繃帶的造型,將少女的重點部位包裹起來,神態茫然的她如同已被馴化的女奴,乖巧地跟在少年身后回到他原先所在的車廂內。

        商隊沒有人敢來查問什麼,唯一知道是『事情已經解決』,所以要繼續上路,至于詳細情況,實力差距過大的護衛們根本無法了解,更別說各個商人們了。

        車廂內,已初步證實『征龍皇冠』功效一如設想,少年正難掩喜色,不過更為重要的效果才正要使用實測。

        精神上進行征服,讓對方在保有過往意識,但又打從心底服從,這才是征龍皇冠真正效果,如果只是要制作出人偶,倒不如研究精靈大腦再進行洗腦會更快,畢竟那個長壽種專出單蠢單位。

        說到心靈、意識,自然是在自己身體內最有優勢,就算有征龍皇冠破龍屬性壓制,還打通了直達心靈深處的通道,親身下去還是改變不了客場作戰的事實。

        所以從一開始,征龍皇冠就被設計成可以容納意識,類似于魂器之類,至于場地是否公平,那很簡單,在壓制后就會自動在目標意識中進行引導,龍族喜歡亮晶晶的東西,冰冠除了亮晶晶外很漂亮、還很乎合龍族美感。再來就是戴上了就是自己的東西,自己的東西算是自己主場。

        值得一提是,這個意志誘導是戴上后每秒進行一次,就算單次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除非是超不幸、又或者不受影響,否則在泡了個杯面后,絕對是已經中招。至于有破龍屬性的東西對上龍,會否不受影響?呵呵。

        莊嚴肅穆的法院,是征龍皇冠所化成的心象世界,坐于臺上、擔任法官位置,自然是創造出眼前一切的少年。

        旁邊,是由法術能量所構成,作為律師、證人、觀眾等角色,用游戲述語就是NPC。

        至于史黛菈則處身于疑犯席上,作為被告,她的靈魂通過了征龍皇冠所建立的、充滿了破龍屬性通道到來時,早已千瘡百孔,更別說在滿溢到快要漏出來的法院。

        「疑犯,通報姓名,以及所犯下的罪行!股倌昵弥种心炬m道。

        「史黛菈。洛費雅,我……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罪!股倥H坏穆曇,在法院內回蕩著。

        然而迎接她的話的,是一陣陣諸如殺人兇手、惡魔等怒罵聲,強烈的仇視氣氛,那怕史黛菈作為龍族、還有意志已被嚴重壓制,還是不由得打中心底感到發寒,更重要是不由自主地開始懷疑自己。

        「首先由控方開始!股倌甑穆曇羧缭谔焱,掌握著審判權柄。

        「法官大人、各位陪審員,被告犯下對智慧生物的滅絕罪,以她作為龍族的實力,對弱小而又沒招惹她的商隊進行屠殺!贡辉O定為控方律師的魔力凝固體開口道。

        就在史黛菈本能地想反駁時,她才發覺自己未能發出聲咅,只不過她并沒有生氣,因為有人代她開口了。

        「反對!棺鳛檗q方律師的魔力凝固體說道!阜ü俅笕、各位陪審員,請別忘記被告是龍族,龍族無視其他生命體乃是常識。就像人類,也會喂養牲畜,待其成長后再宰來食用!箤,沒錯。史黛菈內心也認同這番說話,高高在上的龍族,又什麼時候會與那些低賤種族一起,當自己張翅飛過上空時,乖乖地交出財產才是正途。就像那個叫人類的種族,他們也會養豬養牛再殺來吃。

        就在史黛菈在為那位為自己辯護的律師作出內心認同時,控方律師又展開了新的罪行,然后辯方又一次說出自己心底話。很正常喔,身為龍族,閑時殺幾十幾百個人類精靈哥布林什麼的來玩,和殺窩螞蟻沒有分別,反正就是打發時間嘛。

        突然之間,就在史黛菈由于無法說話,對那位又一次說出心底話的辯護律師默默地點三十二個贊時,重鎚敲打木板的巨響將她喚回,但此刻她對立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已是極其少見的認同。

        「現在請被告自辯,解釋作出屠殺其他智慧生命事件的原由!股倌攴ü偻䥽赖穆曇,讓史黛菈不由得心里發抖。

        「高貴的龍族不應有御龍者,被告作為龍族中的王室成員,立于眾生之顛,就更不可能接受讓螻蟻成為同伴。反正御龍者基本上都是人類,成為人類之敵就別想會有御龍者!乖谑拂烨壸约阂膊恢赖那闆r下,她口中不自覺地模彷起剛才一直訴說她心聲的辯護律師的說法方式,更重要是,在提到自身時,并沒有使用『我』、『史黛菈』之類的名字或代詞,反倒是像律師般,用『被告』作為代詞。

        「辯護律師,請問對于被告出于私欲,然后進行殺戮行為,是否有任何辯解?」控方律師大聲地質問道。

        「回法官、各位陪審員,被告已承認自己是為了私欲,就像各位也會因為有頭蝨而把頭發剃光一樣,這只是預防行為。雖然是犯罪,但也是在情理當中!蛊婀值氖,從這句話開始,辯護律師所說出的話雖然表面上還是維護作為龍族的史黛菈,實際去細心思量后,就像在挖洞給她,等她乖乖地跳進去。

        然而史黛菈自身并沒有察覺到變化,更重要是由于一直視之為自己的心聲,當此番言論說出來后,反倒是史黛菈自身發出了疑問,自己是犯了『恣意屠殺智慧生命』罪了?

        那里有疑問,那里就需要解答,法院中一來一往的言論對決,在年輕的少女龍眼中看來復雜異常,她唯一能夠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內心話』越來越站不住腳,她,史黛菈。洛費雅,是犯下了大罪的罪龍。

        「本席宣判,被告史黛菈。洛費雅,『恣意屠殺智慧生命』罪名成立!股倌攴ü僭谵q護律師詞窮無法繼續,再來陪審團一致同意有罪中,作出了最終的審判結果。

        「我明白、我有罪!钩聊卣驹诒桓嫦瘍鹊氖拂烨,并沒有反抗情緒,反而有種解脫的歡愉,有罪者需受罰,這是不管任何種族也認同。

        「由于被告有悔意,故此判處『去名』、『生生世世作為所屬御龍者的座騎』、『徹底服從御龍者的任何命令』!顾{發的少年法官望著紅發的少女罪龍說道!钢劣谟堈,你自然會知道是誰,因為那是你身為龍的命運!埂付嘀x法官!贡粚徧帯喝ッ,也就是失去姓名的少女龍以愉悅的笑容回答,因為有罪的她得到了處罰,而不是消遙法外。

        「退庭!」

        伴隨著此話落下,少女眼前一切也像云霧般散去,唯一能留下的,是已烙印于心底的判決。

        一夢千年,在夢中經歷千年歲月,現實中可能只是短短的一夜之夢,那麼剛才法庭的審判過后,回到現實當中才短短一瞬。如果有旁人在看,大概會震驚于剛剛還茫然如人偶的少女,下一刻回復了靈動,但眼中的依戀連木頭也看懂。

        高傲的本性沒有改變,但對于打敗了自己的少年,少女龍認同對方作為自己御龍者,正如留在腦中記憶中法官所說,那就是命運的安排,是注定的。

        「我……」被判去名的少女開口,本來想報上自己的名字,但在那一刻才想起了自己已經沒有了姓名,故而停了下來。

        「坐下,然后告訴我你是誰,還有想做什麼!怪鲗Я艘磺械纳倌昶鋵嵆怂男彰,以及是為了反抗命運外,詳情也不太清楚。

        「本來我赤焰紅龍的公主,為了擺脫命中注定的御龍者,所以一直在與王國合作,幫他們殺掉那些無罪的商人,以期成為人類之敵,F在是被判處『去名』的罪龍!股倥執谷坏卣f出過往,然后在看了看少年后,一陣紅霞浮在臉頰,顯得多了幾分嬌俏,無愧于魅力值正迫二十的屬性。

        「那麼你決定要如何做了嗎?」作為術士,魅力值奇疤地比少女龍還高的他,雖說沒在有審判時給予暗示要她將自己視為御龍者,原因是在于他對自身魅力有足夠自信,要知道該屬性已高到他對混邪陣營以外,全都有恒定信任+4、親密+2的地步。

        「我希望……」聲音越來越小,少女漂亮的臉容已紅得像蘋果:「希望你能夠成為我的御龍者!箤堊暹@些被高階職業稱為飛天蜥蜴,源自神祗與魔神所強加于命運中的御龍者,是有著復雜的感情。像一條母龍與女性、一條公龍與男性,感情就算多深也只是搞基或搞姬,不會出現人命。

        但母龍碰到男性、又或公龍碰到女性,在這漫長的歷史中都指向了情侶、甚至關系更為親密的夫妻,也因此對龍族來說,向異性說希望對方成為自己的御龍者,意思其實等同于求婚。

        「好啊!鼓繕私K于說出自己期望的話,少年自然爽快地答應。

        古樸難懂的咒語從無名少女口中說出,是比目前已知的遠古龍語、天界語和深淵語更為古老,據說就是萬物起源、至高者所使用的創世語。神奇的是,少年明明不懂相關語言,但又能聽懂當中含義。

        本該無法看到的命運絲線,在龍與御龍者定下永恒契約的一刻出現,短暫地,命運之界與地表世界相互重疊,原先只是開始有所接觸的命運,自此刻起,在咒語影響下互相纏繞,直至命運盡頭為止。

        一方,是穿著寬松法袍的少年;另一方,是只能遮掩重點部位的少女,在諸神魔也無法進入的命運之界中,許下了比凡間夫妻更為莊重的誓言,交換生死與共的契約。

        那是凡塵俗世所無法接觸的所在,就算是最為高貴之人,在圣光殿堂舉行婚禮,甚至獲得神祗祝福,也無法如此具體地表示出雙方的親密。

        「我的御龍者,請你賜予我名字吧!狗讲诺膶徟凶匀粵]法影響到命運之界,但少女自身接納了相關判決,命運也同樣作出了回應,故此,在御龍者契約當中,多出了為少女命名的儀式。

        「赤玥!固幧碛诿\之界,少年在寫著自己名字『艾歐』的絲線旁,輕撫那名字暗淡的絲線道。

        「自此開始,吾之名為赤玥,為御龍者艾歐的龍!闺S著少女的話落下,原先己看不清的名字立即有了改變,化作新的名字赤玥。

        「吾為赤焰紅龍。赤玥,愿生生世世作為艾歐的座騎,并徹底服從艾歐的任何命令!乖谡鼾埢使趦鹊呐袥Q,在赤玥口中套上了御龍者的名字,響徹命運之界,成為她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契約完成、境界分開,赤玥站在艾歐面前,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

        少年對結果極為滿意,除了比想像中更為順利,更難得是居然能夠進入命運之界,要知道那可是連神魔也無法進入的所在。

        「艾歐!股倥N含情意的聲音,讓少年回過神來。

        「跪下!

        回應她的,并非是想像中同樣情意綿綿的話語,但已烙印在她心中與命運的順從已成為本能,身體自然地跪在地上,俏臉驚訝的半抬著望向少年。

        「真乖!股焓置䲟嶂芤跃窦氉磷餍稳莸娜蓊,欣賞比世上大多數美女更為漂亮誘人的少女,像寵物般跪在自己身前,艾歐內心的興奮是無法形容!笍拇硕笪揖徒心阈~h吧!棺刈簧,雙腿張開并拉起長袍下擺,把那已經充血挺立的肉莖從褲襠內掏出,讓暗紅色先端的出口與小紅相對?膳碌氖强栝g那根并不像一般人類,而是類似與龍,龜頭頂上長著兩顆肉角,棒身更如同有四肢般的突起物。

        「先幫我含吧,這次旅途根本沒什麼好對象!骨文樋拷ь^向天的肉棒,小玥張開櫻唇,小心翼翼地將那龍頭含入口中,溫熱的口腔讓艾歐感覺像在泡溫泉。不過這很正常,小玥讓津液流在口中,加上赤焰紅龍本就能輕易加溫,她即時在口中制作出溫泉來給愛人浸泡。

        檀口在艾歐指導下開始了前后套弄,特別是在少年要求下,小玥將誘人身軀的最后束縛也解除,一雙玉足張開著大腿跪著,同時也不斷地抖動著身體,讓她碩大的豪乳也隨之上下晃動。

        除了由于太久沒有得到發泄,也由于小玥那超乎尋常的學習能力與創意,艾歐沒多久后就感到有發射跡象,故而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后用力地把小玥的臉壓向胯間,好讓龍莖能夠直達少女喉間軟肉。

        「給我喝光!乖谂鸢愕慕新曋,舒爽到極點的艾歐釋放出慾望,濃稠的白濁液不斷地噴射,因為頂在喉嚨的關系,那大量的黏液使小玥也感到吃驚,但還是不斷地吞咽,滿足艾歐的要求。

        「咳、咳咳……」就算是龍,以人型被強迫深喉口交加爆射,還是會有所不適,那種近乎無法喘氣的感覺在契約與誓言雙重效果下,被美化為強者的證明,反倒是勾起了她的愛戀。

        「接下來可能會有點痛,忍忍喔!箿厝岬穆暰,訴說的是近乎酷刑的愛情行為。四肢關節一個接一個被弄至脫臼,原因是她實際上是龍,可以說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將她縛起來。

        對著像蟲子般倒在地上,痛得渾身顫抖的小玥,艾歐拿出一根大約有雙肩長度的短鞭,然后狠狠地揮舞,目標自然是小玥那誘人的身體,故此沒多久后,在那浮起淡紅色澤的潔白嬌軀上,多出了一道道縱橫交錯的血痕。

        理論上以赤焰紅龍的抗性,別說傷口,連痕跡也不會有,問題是赤玥正戴著征龍皇冠,破龍屬性一刻不停地侵蝕著她的身體,故此她身體對傷害的抵抗力被降至和外表差不多,也就是人類少女的細皮嫩肉等級。

        懷抱著受罰的心理、以及對自情人的戀慕,肉身上的劇痛在腦中被轉化為花感,從小玥兩腿間的所在,正不斷地溢出愛液就能夠明白。

        最終,在艾歐特意控制下,連續十鞭也鞭打在少女已像泥濘的肉唇上,小玥她弓起身子,一道噴泉從嫩唇的上部激射而出,同時出現的,自然是小玥嬌美的呻吟,宣泄出那到達頂點的快感。

        倒在地上像離岸的魚兒般喘氣,赤玥的樣子完全無法使人相信她是一條赤焰紅龍、還曾經殺死了百多人的恐布惡龍。

        伸手瓣開小玥兩片紅腫的肉唇,艾歐感受到肉穴深處傳來的吸力,以及還在流出的蜜液,如果是人類的話,在此刻插入將會為她帶來更為強烈的刺激,雖說小玥實際是龍,不過在人型的話,大概也是差不多吧。

        與正常男性相異的龍形肉莖,在主人高亢意志下益發粗長,龍頭抵在蜜泉眼上,讓愛液涂滿棒身,同時也不斷地挑動著那顆作為快感泉源,務求要小玥繼續處于興奮當中。

        抓著豐滿至極、同時也習柔軟與彈性于一身的乳肉,張開嘴巴用力地咬在櫻色葡萄上,以及晃起腰肢,強行把龍莖插進肉穴當中,一縷艷紅從中緩緩流出,那是小玥失去了貞潔的象徵。

        在雙重刺激下,本就還在高潮尾聲的小玥再次被送到頂端,而是是更上一層樓的絕頂,讓艾歐意外的是,本來在呻吟宣泄著的她,叫聲突然停止,相對來說全身緊緊地摟抱著艾歐,修長玉腿也纏上他的腰際。

        「呵呵,還真是有趣的反應,不過也是時候接招了!够蛟S剛才比較快速下發射出第一發,艾歐以奇特的節拍搖動著腰肢,長得像龍的肉莖在蜜穴內快速地沖刺,特別是有著雙角的先端,每當肉穴收縮時,那如龍角的突起物就會帶給小玥更為強烈的刺激。

        「不不不不不不……比不……」強烈的快感沖擊下,小玥口中說著連自己也不懂的話,一片空白的腦中,就只剩下艾歐的肉莖。理性上她覺得是很危險的事,但感情上,不管是誓言還是什麼,能夠活在只有自己與戀人的世界,就算腦袋空空也沒問題。

        最終在一輪更為激烈的突刺后,龍莖再一次漲大,蘊含著生命要素的原液,在將雙方帶到絕頂的同時,也灌溉在生命種子上。緊緊地抱著對方的四肢,是赤玥渴求的證明。

        八個月后,某個建于城中的法師塔內,一個挺著大肚子的少女孕婦,光著的身子上滿是傷痕,頭戴著冰藍色皇冠的她正雙腿大開地胯坐在少年身上晃動,從兩人接合的胯間可以看出肉棒正不斷地進出著。

        「唔、唔啊啊啊!箼汛匠瞬粩嗟匕l出甜美的呻吟聲外,就不曾有過其他句子,她彷佛就是性愛玩偶,享受著交合的樂趣。

        但是每當動作太過于激時,少女眼中就會回復清明,強行從愉悅中清醒過來,因為身下的少年說過,她必需要保護好兩人的結晶。

        想到那蘊含著她的愛意、兩者愛的結晶,少女就會展露出笑容,并非是陷于肉慾得到滿足的癡笑,而是對幸福的感恩。

        身為赤焰紅龍的她由反抗命運犯下錯誤而成為罪龍,意外得到了命中注定的御龍者(丈夫),還能夠在神祗與魔神也無法到達的命運之界結下共渡一生的誓約,最重要的是肚子里的愛情結晶。

        她,赤玥實在太幸福了。

        也因此,小玥并不在意那些同樣躺在床上,像死魚般喘著氣的美艷女子,畢竟她們都只是龍獸變形而成,根本不會影響到她與愛人的生活,那怕愛人會與她們同睡而不是與自己。

        字節數:19506

        
      【完】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