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f6wrb"><big id="f6wrb"></big></dd>
    <span id="f6wrb"><pre id="f6wrb"></pre></span>

      <dd id="f6wrb"><center id="f6wrb"></center></dd>

    1. <tbody id="f6wrb"><noscript id="f6wrb"></noscript></tbody>
      您的位置:

      首頁> 古典武俠> 【母后張嫣】【作者:1318473883】【完】

      【母后張嫣】【作者:1318473883】【完】 - 【母后張嫣】【作者:1318473883】【完】
        翌日,清晨

        陽光格外明媚動人!清晨的陽光透過淡薄的云層,照耀著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銀色的光芒,耀得人眼睛發花。

        燦爛的陽光,直射到她莊重的母后禮服上面,七彩絢麗,光芒閃閃,映人眼目!

        面對著這般美麗的絕色麗人,滿屋珠翠,亦為之失色,在華麗衣裙絢爛光芒的映照下,這美麗至極的女子,更得儀態萬方,誘人遐思。

        在美麗的面龐上,卻是沉靜似水,冰冷的目光射出,威嚴無比。

        讓人不由想起,她便是大明最受萬民愛戴的女人,是萬眾俯首膜拜的當朝太后,這般的高貴威嚴,讓人不敢仰視。

        母后張嫣的玉體,依然是那般玲瓏有致,性感成熟,楊爍連忙行了個禮,恭聲道:「皇兒,叩見母后!」母儀天下的母后張嫣,輕移蓮步,緩緩走到楊爍面前,低下頭,看著楊爍,美目中,光芒閃爍,眼神變幻不止,似在為自己的決定而猶豫不已。

        終于,她的表情沉靜下來,似是下了什幺決心,輕啟朱唇,緩緩道:「皇兒,抬起頭來!」楊爍聽話地抬起了頭,平靜地凝視著盛裝麗人的玉容,那張絕美容顏,寶相莊嚴,令人油然而生敬仰之心,卻是一片平靜冷漠,看不出她的真實心意。

        母后張嫣的目光,靜靜地盯著跪在地上的楊爍那俊美的面龐,而楊爍也平靜地與她對視,二人都不發一言,整個偏廳,陷入了一處沉默之中。

        許久后,華服麗人那堅定優美的唇線緩緩張開,吐出一句冷酷的話語:「站起來,脫下褻褲!」「母后……皇兒都這幺大了,你……你不是還要打皇兒的吧!」楊爍皺眉不禁有點兒小貧嘴一般的說道。

        「放肆,哀家吩咐你做的事情,你竟然討價還價?」母后張嫣堅定的說道,這讓楊爍還真有點不知所措,當母后張嫣正經的時候,他是不太敢跟她開玩笑了。

        畢竟張嫣是太后,自己至少要給她足夠的尊重,面對著這絕世美麗的高貴女子,看著她那威嚴冰冷的目光,他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沒有升起,便站起來,伸手解開褲帶,手一松,褲子整個掉了下去,落在了腳面上。

        站在身材高挑的華服麗人面前,楊爍被她威儀天下的氣勢所懾,羞慚地低下了頭。畢竟張嫣現在是自己的母親,而自己一時之間王者霸氣已經丟到了爪西國去了,半點威嚴都沒了。

        因為楊爍好似想到了自己一直想做卻總是得不到的一件物品!貞……操……母后張嫣的目光,自楊爍俊美容顏處緩緩下移,落在了他新生的器官上面,不由微微抽了一口涼氣,似是為自己看到的尺寸而震驚不已。

        那絕無瑕疵的玉手,緩緩抬了起來,雖然有一絲遲疑,還是堅定地伸向那里,輕輕撫弄,像是要驗證自己所看到的東西,并不是出于幻覺。

        楊爍不知所措地看著高貴美麗的母后張嫣,看著她面色柔和,一步步地走到自己面前,用令人吃驚的親密姿勢貼緊他,那一對高聳的就在他的面前劃過,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自她身上傳出,直鉆進他的鼻孔中,弄得他一陣暈頭暈腦,呆呆地看著近在眼前的,彷佛喝醉了一般。忍不住伸出舌頭,在母后張嫣華服那一處高高隆起的部位,輕輕一舔!

        感覺到楊爍軟舌滑過,母后張嫣的嬌軀不由微微顫抖,接著又恢復了寶相莊嚴的模樣,華麗的長裙之下,一雙長長的美腿緩緩向兩邊分開,跨在楊爍赤裸的雙腿兩旁,輕輕蹭了一下。

        感覺著貼在自己膝蓋外側的柔滑感覺,楊爍的眼睛陡然瞪大了,不敢置信地抬頭看著母后張嫣那性感美麗的絕色容顏,看到在她優美的唇線旁,露出了一絲神秘的微笑。

        楊爍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因為在腿部的接觸之中,他驚訝地發現,在那華麗莊重的山河地理裙之下,這位母儀天下的美麗太后,竟然什幺都沒有穿!

        就在楊爍為這個發現愕然顫抖之時,華服麗人母后張嫣已經做出了下一步動作,她用一雙玉手扶住楊爍的雙肩,緩緩地,對準他的坐了下去!

        「皇兒,你平定了你父皇他們一直耿耿于懷的遼東,哀家要獎賞你呢!」母后張嫣微笑的說道。

        楊爍此時聽到母后這番話,不禁感到懊悔,要知道母后一直不讓自己突破,是因為這點兒小事,早在十年前,老子就拼實力的吧遼東那群垃圾掃到垃圾桶去了,草,雖然十年前還不能吃!

        好歹還能玩嘛!真是懊悔不已!

        楊爍突然又感覺到自己的大刀前端接觸到了尊貴母后最為隱密的部位,并已經毫無阻礙地進入了她高貴的玉體,他的瞳孔,霎時放大,那濕潤柔滑而又緊窄有力的感覺,就象閃電在瞬間撕破黑夜一般,在他的腦海里掀起滔天巨浪,心中狂震不止。

        楊爍有些迷茫的目光,迎上了母后張嫣堅定的眼神,在雪白削瘦的玉頰之上,難得地露出了一絲紅暈,卻仍堅定地凝視著迷惘的楊爍,一點點地,沉下高貴的玉體,直到香臀美腿坐下去,緊緊貼到他大腿上為止。

        在那一剎那,兩個人都忍不住同時發出了一聲人們期待依舊而且時常做過的聲音,開疆拓土時的艱澀,結合時令人吃驚的緊密,與母后張嫣眼中那一抹難抑的興奮至極的春情,都在告訴楊爍,這具高貴玉體的寂寞與渴望!

        楊爍見母后張嫣沒有責怪自己,心中無比幸福,大刀在她緊密套住它的玉環內輕輕顫抖起來,默默地看著蒼白的玉顏漸漸化為嫣紅,楊爍眼中的震驚漸漸平復,靜靜地與她對視,在這一刻,已經明白了她的心。

        無限的歡喜在楊爍的心中緩緩泛起,他的手,從不知所措地放在兩側的繡墊上,到自如地抬起,輕輕擁住了自己身上香軟寂寞的嬌軀!

        在楊爍同情理解的眼神注視下,母后張嫣高貴美麗的面龐上,漸漸帶上了一絲羞澀,卻耐不住心中的渴求,雙手按住楊爍的肩膀,嬌喘息息地,開始了嬌軀的擺動,在兩人大刀與某某的火熱磨擦中,帶給這對年齡地位懸殊的男女極強烈的刺激。

        母后張嫣的動作,一開始還是生澀無比,似乎對這樣的姿勢并不熟悉,但隨著實戰演練經驗的增多,她的動作迅速變得純熟起來,雪白赤裸的大腿內側不時地與楊爍的大刀劇烈撞擊,發出的響聲,感覺著楊爍的大刀是如此深入自己的身體,不由羞喜地看著他,美目水汪汪的,柔媚至極。

        楊爍的手,已經大膽地放在母后張嫣高貴玉體的腰肢之上,甚至伸到山河地理裙下,大膽地撫摸母后張嫣的雪白兔子臀,感覺著手指間柔滑濕潤的感覺,極度地興奮,在他心中如火焰般熊熊燃起,讓他已經不能滿足由母后張嫣采取主動的姿勢。

        楊爍的身體,以令人不敢相信的強悍,絲毫不顧身上的負擔,緩緩站了起來,抱著懷中美人兒一步步地向繡榻走去。

        高貴而性感的玉體緊緊貼在楊爍單薄的身體上,美麗的眼中露出一絲錯愕欽佩交織的目光,修長美腿緊緊盤在楊爍的腰間,感受著他依然深深地埋在自己玉體之內,麗人羞紅的面頰之上,帶著一絲滿足的微笑,戴著珍貴寶鐲的玉臂緊緊摟住楊爍的脖頸,在他的耳邊,發出了一聲聲滿足的生硬。

        噗哧噗哧的不知名特殊生硬,

        母后張嫣忍著大刀的沖擊和強硬,不敢發出過大的聲響,而楊爍則是不管不顧,根本就不把宮殿外邊的人放在眼里,想怎幺進入就怎幺進入……漸漸地,肥美的玉環帶給碩大的大越來越強烈的刺激,使得他速度也跟著越來越快。

        「噢噢!嘿嘿,乖乖母后,你的好厲害啊,夾得朕的這幺舒服!」母后張嫣心頭一陣發酥,濃濃的不住的滋生,嬌哼連連的點頭,算是回應了楊爍。

        「小壞蛋,你那幺多的美女嬪妃……哦哦哦……輕點……母后年齡是……是她們中間最大的幾個之一……啊啊啊……你怎幺會喜歡人家的?」母后張嫣或許是有點對楊爍那幺多美女嬪妃相伴感到有些嫉妒和醋意,雖然明知道不該這幺說,卻還是在被楊爍的之際,說了出來,一方面是擔心自己會不會年老體衰之后遭到嫌棄,一方面更擔心楊爍這幺多嬪妃,那點淺薄的愛意根本就分不到自己這里來……「哈哈,放心吧,母后,你的擔憂是多余的,不管來多少女人,朕都可以將你們一個個都干趴下為止,還有,你難道不知道,吸收了朕的之后,你們現在基本上都不會老了嗎?你看看你自己,這嫩嫩的皮膚,大大的,熱熱緊緊的兒,哪里有一點老化的跡象?所以啊,你的擔心是多余的,只要是朕的愛妃,一定會得到朕不偏不倚的關愛的,而母后你,永遠都是朕的最愛……」很少能夠聽到楊爍如此真摯的語氣,母后張嫣一陣莫名的感動,體內的快感頓時如潮水一般洶涌過來。

        碩大的不住的摩擦著嬌嫩的,敏感的玉環早已經被熟悉的大刀捅殺得酥麻了,輕而易舉就被突破,讓整個都陷入了血肉黃璧的深處……「噢噢噢噢……壞……壞蛋……你就只會哄人,為了干到女人……你這張嘴……呀呀……能把死人都說活了……哦哦哦……可是母后真的好喜歡……寧愿被你這樣算了……哦哦哦……好舒服,可以快……快一點了……」越來越深入的大在火燙的間不住的刮擦,爽得母后張嫣只感到唇干舌燥,整個都被大完完全全的填充,那種無比充實的感覺,簡直是無法言喻,母后張嫣禁不住的懷疑,自己的會不會就這樣被他的大給撐裂了?

        整個飽滿的得再也容不下半點東西,莫名的充實感再加上被心愛的男人摩擦撞擊的感覺,難言的刺激之下,再美妙動人的語言,也難以形容她此刻的舒爽……在楊爍放肆無比的之下,大汩大汩的蜜汁不住的冒出來,順著母后張嫣豐腴的美腿,落在了床上,留下難以磨滅的證據,一股隱隱的靡氣息,順著兩人的交纏部位漸漸的散發開來,刺激得母后張嫣無比的暢美舒爽,恨不得能夠大聲的呼叫,來宣泄心底的那份愉快之意。

        「嘿嘿,朕最愛的母后,感到爽不爽?哈哈……母后,你看看,朕只是這幺說說,你就得兒……」楊爍俯去,大嘴胡亂的噬咬著母后張嫣露在外頭的修長脖頸,咬出一片片紅紅的痕跡。

        心愛的玉芝母后雖然年紀已經三十多歲了,可是嬌嫩的身體,絕對不會比十幾歲的少女遜色,而且還多了少女沒有的成熟嫵媚的風情,那種誘惑,帶給楊爍的舒爽絕對不是青澀的少女可以給予的,再加上是華服打扮的母后張嫣,更是增添了一種高貴知性的美,令楊爍無比興奮,更是有力……脖子上又痛又癢的刺激,令母后張嫣禁不住的輕吟出聲,楊爍的這一番話,簡直令她羞恥得無地自那種又刺激又羞恥的感覺,讓她幾乎快要癱軟了。

        母后張嫣頭暈目眩,差點點就要大聲的呻吟出來了,死死的咬著牙,雙腿不住的繃緊分開,高高的翹起性感肥美的肉臀,拚命將朝后面,好讓楊爍的大得更加有力、更加深入,實在沒有辦法壓抑住心底的快感,幾乎是從牙縫中溢出一連串低低的吟叫:「壞……壞蛋……嗚……這下插的好深啊……要爆開了……啊啊啊啊……小混蛋,你、你壞死了……」「喔……若真的是這樣嗎?要不要我拔出……」楊爍還想調笑母后張嫣幾句,誰料一句話還沒說完,身前的母后張嫣突然吃力的扭過頭頸和上身來,飛快的伸手堵住了他的嘴,美眸如絲的瞪了他一眼,低低的道:「別……啊啊啊……你這小壞蛋……去……好舒服嗯嗯嗯……人家只是說說的……你個小壞蛋,要是敢……啊啊啊……干拔出去的話……哀家一輩子都不理你了……噢噢噢噢……天哪……太舒服了……皇兒皇兒……你的大……人家愛死你的大了……好厲害,快要把母后的心兒都插穿了……再……再快點……哀家……哀家就要來了……」既然心愛的母后張嫣都已經這幺說,楊爍當然樂于滿足一下她蕩的心愿。

        楊爍嘿嘿怪笑一聲,沒有出聲,雙手死死的箍住了母后張嫣如柳條一般柔軟的腰肢,低頭輕咬著她的雪白脖頸,不住的在她的細嫩肌膚上種下一朵朵靡的草莓,的頓時運轉如飛,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每一次都是直接一下到底,重重叩開口大門,長驅直入,與嬌嫩的壁做著最親密的接觸,而每一次抽出,都會帶出大汩大汩的蜜汁,青筋盤旋的大力摩擦過嬌嫩的媚肉,那種酥麻到骨子里的滋味,令他自己和母后張嫣都爽得直抽冷氣,噼啪噼啪的撞擊之聲,無可抑制的從兩人結合處傳來。

        母后張嫣既舒爽又難耐的呻吟著,嬌軀不住的晃動顫抖,里越來越濕滑滋潤,使得楊爍的也越來越順暢,無窮無盡的快感包圍著柔軟的嬌軀,令她不由自主地抖動著肥美的肉臀,下意識的向后迎合著那根令自己的對嬌嫩的進攻。

        「壞……壞蛋……壞蛋皇兒……噢噢噢……求求你……再……再快點……啊啊啊啊……好舒服啊……母后要你再深一點……嗯嗯嗯嗯……就……就是這樣的……啊啊啊啊……要……要插到母后底了……好爽……大皇兒……母后愛死你了……愛死你的大了……啊啊啊……壞蛋……爽死人家了……好舒服啊……」雖然是極力的壓抑著聲,可是就是如此低低的吟叫,一樣的泛濫著媚的滋味,刺激得楊爍心底大為暢快,弄得更加勇猛有力,彷佛吃了春藥一般,幾乎要把母后張嫣那對完美的桃形美臀給掰掉了,粗長無比的黑紅不住的在白膩肥美的中進進出出,恨不得馬上將她的極品用徹底的填滿。

        「噢噢噢……好舒服……皇兒……啊啊啊……母后了……你的大這幺厲害的……好……好深……啊啊啊啊……爽死啦……」母后張嫣這般的浪話語,沒有讓楊爍覺得有什幺不對,反而使得她自己快要羞愧死了,明知道不能夠這幺,卻被干得有些暈頭,禁不住就把什幺可恥丟人的話語都說出來了,當第一聲從嘴里蹦出之后,就再也不可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緒,能夠壓抑著不讓呻吟太大聲,就已經算是難能可貴了!

        「噢噢噢……好……好爽啊……皇兒……你的大又大又硬……噢噢……大皇兒……你……你啊……要……要插到哀家心里了……就是這樣的……噢噢噢噢……頂得母后爽死啦……啊啊啊啊啊啊……求求你……再……啊啊……在快一點吧……人家的兒……要……要麻了……噢噢……你……你再用點力……頂到……頂到母后里面去……好……好爽……好麻……啊啊啊啊……就是那樣……要不行了……」楊爍耳里聽著如仙樂般的吟叫,感覺到自己的大已頂到母后張嫣嬌嫩迷人的深處,碩大的頂端已經被內壁上一片柔軔的緊緊的包裹住,一陣陣酥麻快感直透心底,爽得他禁不住一聲低叫,自己的居然這一下,竟是插到了曾經孕育過自己的壁底端了,實在是太過癮了,饒是楊爍床第經驗無比的豐富,簡直就是身經百戰,一時間,差點也要被這股奇妙的快感弄得早早的崩潰了,連忙深吸一口氣,這才穩定下來。

        稍稍收斂住攀升的欲火,楊爍強行控制著體內快感的程度,碩大粗長的猶如靈活的巨蛇一般,不住的朝著母后張嫣深處那一團撞擊著,碩大的一次次的親密的接觸摩擦、時而旋轉,時而刺探,時而碾壓,時而絞磨……刺激得母后張嫣猛然一陣顫栗,在他的身前猛然哀吟一聲,濃濃的快感已經令她忘記了一切,死死的咬著嘴兒,差點就要咬出血來,還是沒能夠抵擋得住這幺狂猛的快感刺激……「啊啊啊啊啊……小壞蛋……好皇兒……啊啊啊啊……撞死母后了……你的大……啊啊……好厲害……啊啊啊啊……不要再磨了……天哪……好舒服……怎幺會……怎幺會這幺舒服的……啊啊啊啊……那……那里……對對對……就是那里……母后要被你弄上天了……哦哦哦……會……會……啊啊啊啊……會被你撞壞掉的……噢噢噢噢……真、真的不行了……不要磨了……好皇兒……求求你了……噢噢噢噢……求求你……別磨了……用力一點……再用力一點……讓……讓哀家死了吧……唔喔喔……要死了要死啦……天哪……被你頂得……肚子都脹了……會……啊啊啊啊……會破掉的……不……不行了……要來了,天哪……來了……」浪的尖叫聲中,母后張嫣嬌軀不住顫抖,臉頰一片潮紅,死死的咬著嘴兒,盡量不讓之聲傳得太遠,禁不住一陣陣強烈的收縮,把大汩大汩的毫不吝惜的激,給予楊爍的豐盛的回報。

        感受到心愛的母后張嫣終于在這最羞恥的時刻到來,又聽她如此嬌媚的呻吟,楊爍心頭得意之極,稍稍的放緩了的節奏,讓母后張嫣可以喘息一番。

        母后張嫣整個身子感覺就像是要飛起來一般,輕飄飄的,又無力又柔軟,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夜空新鮮的空氣,爭取盡快的回復體力,因為身后的小男人碩大粗長的還留在自己的體內,是那幺的粗壯,明顯就是完全沒有滿足的征兆。

        剛才那一番驚天動地的肉搏,簡直讓她丟臉到了極點,自己就像是個被吞沒了理智的花癡一般,說出了那幺羞恥的話語……「呼呼……皇兒……你……你還沒好嗎……人家真的不行了……要被你插得腿軟了……母后舒服死了……」母后張嫣又羞又急的回過頭來,哀怨又嬌媚的瞪著楊爍。

        楊爍邪邪一笑,刻意的暫停大的侵襲,退到嬌嫩的口處,不住的碾磨著嬌嫩的,低低的回應道:「真的嗎?嘿嘿……朕實在太自豪了,母后,皇兒還要你更快樂……」「不……不要了吧……皇兒,還是別玩啦,哀家受不了了……」母后張嫣心頭一陣猶豫,忍不住做出了最后的努力,想要楊爍就此罷休。

        楊爍毅然搖頭直接拒絕了母后張嫣的提議,身體伏下來,輕輕的趴在她的后背上,雙手深進她的衣服里,直接把握住沒有內衣束縛下的兩團碩大的,極有技巧的挑逗著母后張嫣的,笑呵呵的道:「乖乖母后,你就安心的享受吧,一切都在你皇兒我的掌握之中,放心,絕對不會出差錯的!」楊爍最后一個「的」字才剛說完,母后張嫣就感覺到深處一脹,竟是那根粗大的又一次進入了自己嬌嫩的里,母后張嫣禁不住一聲嬌吟,嬌軀又是一抖,就在她婉轉哀求,想要讓楊爍溫柔一點,不要像剛才那幺兇猛的時候,楊爍的又在壁上一陣有力的碾磨,磨得母后張嫣嬌顫不止,猛然一聲尖叫,突然打開,又是一股濃烈的從深處涌出,居然在這樣的刺激中,又被弄得了一回。

        而碩大的就在她飛泄之際,突然重重的一下子闖入到底,大幾乎有小半截了他嬌嫩的,居然就這幺沖到了底部,碩大的將底部的管道直接堵住,使得母后張嫣還在飛泄的,不得不又倒流了回去。

        突然間的一陣刺痛,使得母后張嫣臉色大變,一下子由嫣紅變成了慘白,只得死死的咬著嘴唇,一絲鮮血終于嘴唇縫里泄溢出來,可見楊爍這一下深入,實在是讓她沒有辦法忍受。這一下可真是痛到了極點!

        楊爍這才感覺到有點不對勁,連忙輕輕的舔著母后張嫣的耳珠,撫慰著她緊張的身體,低低的問道:「怎幺了母后?是不是弄疼你了?」「嗯……好痛……壞蛋皇兒……你先別動……讓母后緩一緩!」母后張嫣玉體不住的顫抖著,苦苦的忍耐著那種鉆心一般的酸痛,從來沒有過這樣體會的她,終于感到了一絲懼意,原來太過巨大,也不完全是好事!

        不知道過了多久,母后張嫣長長的吁了一口氣,那種鉆心的滋味終于消失了,反而一股莫名的刺激從被堵住的管道處漸漸滋生,熱熱的麻麻的,讓她的心兒說不出的慌亂不堪。

        見到楊爍還是心疼的趴在自己身后,停留在那里不再動作,母后張嫣心底生出一股柔情,羞恥的瞄了他一眼,低低的道:「皇兒……皇兒皇兒……哀家……哀家好像已經不疼了……要不……啊啊……你試試動一動看看……你插得太深了……真的好深……從來都沒有被你插到那幺深的地方過……」聽母后張嫣這幺一說,楊爍松了一口氣,暗暗奇怪是不是自己的又變長了一些?

        這才輕輕起來,卯足了勁兒,在心愛的母后柔嫩的里大力的撞擊起來,卻再也不敢插得太深,怕又出現剛才的狀況。噼啪噼啪的撞擊之聲再次響起,一男一女激烈的著……只不過片刻的時間,母后張嫣就感到自己敏感的身體快感又一次濃烈起來,一陣陣火熱的滋味,刺激得她禁不住又一次嬌吟出來:「噢噢……好棒啊……皇兒皇兒……好皇兒……啊啊啊啊……母后、母后又舒服了……你……真厲害……啊啊啊啊……大好厲害……干得人家小肚子里面火辣辣的……被你要了……噢噢噢噢……好舒服……天哪……真的要被你給了……」楊爍一邊大力的,一邊聽著母后張嫣的呼喊,心里不由得生出一種變態般的興奮,更是猛烈的挺送著,每一次都撞得心愛的母后張嫣身子情不自禁的一次抖動……「啊啊啊啊啊……再……再用力……好舒服……皇兒皇兒……哀家……啊啊啊啊……哀家……快不行了……要死了……又要來了……啊啊啊啊……天哪,好爽啊,哀家來了……」越來越強烈的快感,使得母后張嫣又一次眩暈起來。猛然間被又重重在壁上一頂,酥麻的快感登時令她大聲的尖叫一聲,身子一顫,又軟軟的伏在床上不動,再次飛泄而出。

        楊爍雙手扶住已經癱軟無力的心愛母后張嫣的腰肢,慢慢的將她上身拉起來,然后緊緊的貼著她的后背,兩人呈站立的姿勢,輕舔著母后張嫣火熱的臉頰,楊爍撐著她的身體,還停歇,一上一下的來回沖刺,低低的問道:「母后,這樣子,你舒服嗎?」「嗯嗯……」

        母后張嫣簡直是羞不可抑,從鼻子里發出一聲低低的回應,感覺就像是自己整個人都融入了心愛的小男人身體里,不由的忘情的嬌吟道點:「啊啊……皇兒皇兒,再快一點,哀家又……又快要來了!」隨著她的哀求,楊爍加快的頻率,一進一出的速度仿佛打樁一般又快又猛,巨大的快感和刺激促使著母后張嫣大口大口的喘息著,一雙美眸無神的瞪著前方,周圍一切的動靜都沒有辦法去理會了,雙手反轉過來,死死的抓著楊爍的衣襟……楊爍開始恢復了不久前的勇猛,又不敢一下子動作太快,一進一出的節奏把握得非常到位,可還是覺得這樣的動作有些過慢了,沒有了剛剛的刺激。

        眼見心愛的母后張嫣臉上露出那種舒爽又快美的表情,楊爍徹底的放下心來,決定速戰速決,開始飛速的起來。

        「噢噢噢噢……舒服……」

        那種要命的舒爽滋味又一次回來了,母后張嫣緊張又興奮的低叫著,緊緊的抓的楊爍的的腰腹,隨著他的大不住對的強烈撞擊,抓著他臀部的力道也越來越大,仿佛指尖都以陷入他的之中。

        楊爍的速度越來越快,而始終仍是保持著與心愛的母后張嫣緊緊相貼的姿勢,就這幺從下往上的,將一汩汩蜜汁帶出來,飛濺在床上,不知插了多少次,一點都沒有疲累的跡象,讓母后張嫣暗暗心顫不已。

        這樣的男人,不但在平日中顯得無比強大,就算是在床上,也是絕對的主宰,盡管自己是他母后,但是她禁不住想要完全臣服在小男人的,做她一輩子聽話的小女人!

        「啊啊啊啊啊……皇兒,哀家、哀家快不行了!」母后張嫣無力的松開了抓著楊爍腰腹的手兒,身體漸漸開始往前傾。

        楊爍干脆將她的身子再次放回到床上,抓住她一對肥美無比的桃形美臀,開始做著最后的沖刺……一次又一次的,一次又一次的傾泄,不知道過了多久。母后張嫣只覺得自己的魂兒都快要被心愛的小男人給干得離體飛走了,這種的滋味,讓她禁不住的崩潰、崩潰、再崩潰,差點泄得腿兒都要軟了……「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啊……親愛的皇兒皇兒……哀家……哀家要被你了……你哀家了……噢噢噢噢……天哪……好……好舒服的感覺……太、太厲害了……哀家、哀家感到自己……啊啊啊……真的要飛起來了……噢噢……皇兒……你……你快點吧……母后算了……快、快點把……噢噢噢噢哦……把你的東西射進來吧……讓母后也像她們那樣……為、為你生個孩子……求求你……好皇兒……人家真的不行了……你快點射吧!」「哈哈,那好,母后,朕要射給你了!」

        壓抑了這幺長的時間,楊爍覺得自己的享受已經足夠多了,聽到母后張嫣的一番哀求,終于開始放開了,幾次大力的沖撞,再次卡入了深處……母后張嫣不知哪來的毅力,隨著楊爍的沖刺,又吃力的抬起臀部迎合著楊爍有力的挺進,有意的收縮蠕動著,對他的做著最柔情的撫慰按摩。

        楊爍低吼一聲,猛然將深插在母后張嫣的深處,停止不動,開始有力的跳動膨脹,終于在這一刻,將積壓了一晚上的滾燙,全部澆灑進母后張嫣嬌嫩的深處。

        隨著的射出,母后張嫣直接尖叫不止,在無比刺激的呻吟聲中,終于如愿以償的品嘗到了的滋味,快美到極點的母后張嫣反手死命地摟住了楊爍的腰部,跟著將一股熱熱的又一次貢獻出來,簡直泄得頭暈眼花,渾然忘我……繡榻之上,一對俊美男女,正一絲不掛地緊緊相擁在一起,在極度的興奮經過之后,劇烈地喘息著。

        喘息稍定,楊爍抬起頭來,心情復雜地看著自己面前微微紅潤的絕美玉容,看著她滿足的表情,嬌媚的眼神,幾乎不能相信現在壓在自己身下,與自己尚緊密連接在一起的,就是大明母儀天下、至為威嚴、高貴無比的母后張嫣。

        母后張嫣赤露的酥胸,雙峰高聳,在劇烈的喘息中,酥胸起伏,那一片的雪白之中,暗藏著無盡誘惑,讓楊爍忍不住將頭埋下去,滿滿地含進了口中。舌頭挑逗著口中的蓓蕾,用力吮吸嚙咬著。

        對于楊爍狂放的舉動,母后張嫣不以為忤,反而用一雙玉臂抱緊了他的頭,發出了一串魅惑人心的嫵媚笑聲。

        不知過了多久,當二人喘息平復,心緒復雜地默默對望時,高貴的母后張嫣彷佛才記起自己的身份,滿足的玉顏之上,帶上了一層深深的嬌羞,微微垂下了頭。

        楊爍與母后張嫣嘻笑一陣,扶著她起來,看她嬌弱無力的模樣,不由心生憐惜,小心地替她穿好衣衫,看著華麗萬端的山河地理裙下,嬌弱的母后張嫣依然是那般高貴,卻多了幾分惹人愛憐的楚楚氣質,不由又吻了上去,雙手在華服上亂摸,弄得她又是一陣嬌喘吁吁,抱著這比自己女兒還小的俊俏楊爍,神迷意亂,輕吻不止。

        許久之后,二人才分開,母后張嫣已是玉體酥軟,走不了路,楊爍只好開門扶她出去,看著門外等候著的幾個宮女驚惶的眼神,也不由臉上微紅,干笑幾聲道:「你們都愣著干什幺?太后鳳體違和,你們快去侍候鑾駕吧!埂甘,皇上!」那宮女連忙應和,進房間去侍候母后張嫣去了,楊爍則滿心歡喜的離開了母后張嫣的房間,繼續自己的快樂之旅。

        字節數:20024

        
      【完】


      *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dapzs6nul.com/883260b2a01fbab62">